有江倾阳,有相熟朋友们的陪伴,分班后的生活并未如有向菀预想中的难捱与煎熬,她的综合成绩和排名,反而在退去理科的影响后,以稳定的速度慢慢地攀升。

日常依旧是家、教室、练功房三点一线,忙碌、充实、且快乐。

唯一变化的,是她周末在少年宫的常规训练被集训队所取代。

谷岚英教授一如传言中的严苛非常,被她斥责要加训的队员不胜枚举,常常累得叫苦不迭。

每次训练结束的验收环节,都是大家最为紧张的时刻。

这里边有两个人是例外。

向菀和祁珊灵。

不过她们两个也并非没被指摘,一个时常被指跳得流于形式缺乏感情,另一个则经常被说跳舞时心念太多太杂致使舞步纷乱不够利索。

“舞由心生,你们跳舞时的心境会直接影响舞台的最终呈现。”

这是谷岚英斥责她们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她们两人的实力都是队里断层式的拔尖,队员们看不出其中细微差别,只觉得这老教授有些过分的吹毛求疵。

但说得次数多了,也不是没有队员好奇的,这批队员中年龄最小的小廖就是最为好奇的那个。

比起气质清冷一向不苟言笑的祁珊灵,面色温柔的向菀自然被小廖选为了率先打探的对象。

但出乎意料的是,向菀也只是打着马虎眼就跳过了这个问题。然后照常地训练、验收、挨批。

直到年关将至。

那天训练前,向菀和谷教授请了两周的假,说是学校要组织学生统一去外地交流学习。谷教授点头应允,说她舞蹈的瓶颈不在技巧和能力,在她自己的心,常规训练帮不了太多,需要她自己想明白。

小廖听得一头雾水,只见向菀垂眸应是,既不反驳也没申辩,小廖好奇心更盛。

排练结束换衣服时,向菀手机响了,她走出去接听,小廖便悄悄跟了出去,想等她打完电话再问问她。

向菀走去更衣室外的走廊,在远处的长椅边坐下,接通了电话。

她嗓音轻轻的响在空旷的楼道间,对着电话那头叫了声:“妈妈。”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小廖没太听清,就见向菀笑了起来,温声说:“我一切都好,你放心好啦。”

向菀所坐长椅的右前方,是另一条走廊,小廖静步小跑着绕过去,贴靠在拐角处的墙壁边,这下能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了。

听她们谈话的内容,向菀的妈妈是正在山区里支教,说那边的小孩子都很可爱,同事们对她也多有照顾。

“我们现在是在镇上的中学,过几个月学校可能会安排我们去下属的山区。”

“那你记得要多带些厚衣服,最好再拿两床厚被子,山里更冷,一定要多穿些,尤其是早晚。”向菀有些絮叨地嘱咐着,又问道:“睡眠有好一点吗?”

“好多了,最近不吃药也能睡得很好了。”向菀妈妈讲话的语速有些慢,但听起来也是温温柔柔的,“对了,钟家又寄来些补品,这次的我收下了,你替我道声谢,再回些礼吧。”

小廖看到向菀面色一顿,似乎正要开口说什么,向菀妈妈又道:“顺便说一声,以后不必再送了。该翻篇的事,就让它翻篇吧。”

向菀微张开的嘴巴慢慢合拢成一个温柔的笑容,嗓音也带了笑意,“好,我知道啦。”

“怎么啦?笑什么?”

“没什么。”向菀低头看自己芭蕾舞鞋的鞋尖,笑着说:“就是感觉一切都在慢慢变好,觉得有点幸福。”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傻孩子。”

......

小廖越听越怔愣,脚下趔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她急忙用手扶了下墙壁,身子一歪,竟在旁边看到了祁珊灵。

小廖吓一跳,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好在身后的向菀已在这时起身离开,并没有看到她们。

小廖又再次看向祁珊灵,祁珊灵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淡,看起来也完全没有要同她说话的意思,转身就走。

小廖大脑有点短路,还没理清楚怎么回事儿就已经伸出手臂拦住了她。

祁珊灵目光从拦在她面前的胳膊,移动到胳膊主人的脸上,仍是没有说话。

小廖马上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出格,像烫到一般又缩回了手,“呃...你、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祁珊灵淡声。

“啊?那你怎么又往反方向走...?”小廖眉毛困惑地皱了起来,祁珊灵比她高出很多,她居高临下的目光让小廖有些遭不住的心虚,她声音小了一些,但还是难掩好奇地问:

“你...你其实也在听向菀打电话是吗?”

但这一次祁珊灵并没有搭理她,她只是错开身子,步伐未停地离开了。

-

交换的学校地处陵城,没有机场,学校每年都是安排大家统一坐火车前往。

出发的前一天,向菀和徐妍约好了一起去超市买些路上吃的东西。

徐妍推着购物车,看到好吃的就往车里扔,不一会儿,车子就塞不下了。向菀去旁边取了个购物筐,把掉落在地上的包装袋捡进筐里提在臂弯处。

徐妍见状,吐吐舌,默默把购物车里比较占地方的几包膨化食品又放回了货架。

向菀忍不住笑了下,提醒她:“车上会有餐厅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一幅拼图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超神:文明崛起

超神:文明崛起

撒娇的野狗
在弱小中崛起,在混乱中盛放,神权时代已然落幕,谁敢自称“神”?这是凡人的星舰巨炮时代……
言情连载328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