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幼崽错穿剧本,摆烂躺平发育》转载请注明来源:顶点中文网ddzww.com

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桑思两根手指一弹,横在脖子前面的刀子突然飞了出去。

连桑时昱都没看清楚男人手里的刀是怎么不见的,就像是凭空飞了出去,在地上滑行了好几米之后重重撞在墙壁上。

男人手里骤然一空,他表情一慌,下意识想去捡刀,桑思趁机从他怀里挣脱,从阳台上跳了下来。

“妈的,你给我回来!”

男人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要去抓桑思,可是还没等碰到她,就被一只手抓住胳膊反拧到身后,映入眼帘是桑时昱那张阴沉到滴水的面容。

桑时昱话里藏着深不可察的危险,“你想干什么?”

男人用力挣扎起来,“放开我!我要杀了这小兔崽子!”

话还没说完,桑时昱一拳头挥了下去,顿时把男人打得鼻子流血,喘着气说不出话。

光头警察赶紧上前拦住桑时昱,“桑队,桑队,别忘了你是警察,不能动粗啊!”

桑时昱胸膛剧烈起伏,扬起在半空中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片刻后,他才缓缓地落回身侧。

要不是顾忌着自己是警察,桑时昱恨不得杀了这个人。

居然丧心病狂到连桑思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全程男人都是懵的,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赶来的警察按在地上,像条脱水的鱼剧烈挣扎。

桑时昱没去看他一眼,他蹲到桑思面前紧张地检查,“你没受伤吧?他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没有啊,我一点也没有受伤。”

“真的没有?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记得告诉我。”

桑时昱正思考着要不要找个女警给桑思做个详细检查,毕竟男女有别,即便桑思是他亲妹妹,有些事情他也不方便做,就听见桑思撅着嘴唇,告状地说:“五哥哥,这个叔叔一点都不好玩,无聊死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刚才是众人玩的一场游戏,而不是绑架案。

桑时昱:“.........”

你还委屈上了是吧?

不过看见桑思没事,桑时昱悬了半天的心总算恢复冷静,刚才他差点以为桑思要死了,心脏差点都停止了跳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桑时昱开始关心起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来。

桑时昱自我安慰,他的身份是人民警察,就算是毫无关系的市民被绑架威胁了,他也会关心对方。

跟有没有亲人关系无关,那是他作为警察的职责。

到了这会儿,桑时昱终于想起兴师问罪,没好气地说:“我不是让你在奶茶店等我吗?你为什么乱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桑思一脸天真无辜,“五哥哥,我本来是不想跟你走的,可是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他给了你多少,能让你连命都不要了?”

“三万。”

桑时昱:“.........”

好吧,他收回刚才那句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狗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