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主?”左思思有些惊讶,会是清奕吗?

欧阳祇点点头,“据那薛笛所述的经过,似乎是先花神主的子嗣回到了花神族,又取回了花神神力,现如今已是正儿八经的神主了。但这位神主为了避免招摇,所以将行踪全部掩藏了起来,因此此时除了花神主的几位心腹外,外界均不知道花神主已经回来了。”

左思思垂着头想了想,如此说来确实有可能是清奕,可也不能排除是有人在其中钻空子,反正也没人看见过程,谁晓得对方到底是不是真花神之子?

不过正巧明日她就要去花神族找夙芫,到时顺便去神殿瞧瞧好了。

欧阳祇看她走神,问道:“怎么了?还在想明日去花神族之事?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正巧现在花神族那边与我们的关系有所松动,一切都会很顺利的。”

他抽出左思思手中的书,“时间不早了,先去睡觉吧。”

左思思应了一声,“你也早些休息。”

说罢,她起身离开正殿,往卧房走去。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欧阳祇有一瞬失神……

他眸中的光亮渐渐黯淡,一年了,他尝试了无数种方式,依旧没能改变他在左思思心中的位置。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似从前那般疏远,却也仅止步在朋友的界线,他知道,能换得今日的结果,皆是因为他曾在左思思面前保证过,会慢慢放下对她的感情……可那延续了数千年的情感,怎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放下……

越靠近左思思,欧阳祇越是贪念这种滋味,他曾无数次想过,其实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也很好,他们一起住在一间宫殿里,哪怕没有任何过界之举,也足够了。

可这样的满足,每次都会在见到清奕时破碎,清奕能得到左思思的喜欢、能被左思思牵挂,他为什么不行呢?他觉得自己并不比清奕差,清奕不过是个鹤玄仙宗修炼的小仙,而他好歹与左思思同是古神族之人。

因此当初知晓左思思在垣亘山与清奕朝夕相处后,他心中很是不平……凭什么他无法得到的东西,却能被对方轻而易举获得?

古神族内乱过后,左思思消失的那段时日里,他常常指使申虞去教训教训清奕。

他知道,申虞是左思思的人,所以能力不会差,可不知为何,清奕每次都能逃脱,甚至有几次还意外被清奕发现,是他在背后指使。

……

欧阳祇收回思绪,这一年来,他也曾想过法子让清奕死心,结果不仅没有,对方还更来劲了!刚开始清奕是介意他的存在的,常常会躲在暗处跟踪他,可后来被清奕发现他始终孤身一人后,清奕便开始试着反击了——在他的必经之路上挖坑、变出只鸟在他头上排泄,还有在湖边横冲直撞,将他挤到水中的小狗……

而左思思这边,欧阳祇看得出,她一直想去找清奕相认,不过是没遇到合适的时机罢了……

他叹气,仿佛想将心中的愁绪一并吐出……难道,他真的该放下了吗?可他不甘心,明明是他先遇到的左思思,也是他先与左思思定亲的,他努力了那么久,最后只能独自退场吗?

但他也清楚地知道,能让左思思爱上他的可能性很小,几乎是没有的……若他执意这样下去,到头来或许会彻底被左思思隔绝在外……

一夜过去,欧阳祇僵坐在原地想了一整晚。

左思思起床时看见他还坐在那里,被吓了一跳。

“你没睡吗?”

欧阳祇闻声抬头,他眼中布满了红血丝,猩红与绿眸交织在一起,有些让人心惊。

他淡淡道:“嗯,你醒了?我在看这些书,可后来……好像走神了。”

左思思走到他身边坐下,“是有什么心事吗?”

欧阳祇怔愣着看了她许久,思考了一夜的问题就在嘴边,可最终他还是泄气地摇了摇头,“没有,还是在想叛神的事……而且考考被人下毒之事也还没有结果,我有些累……”

左思思拍了拍他的头,“没事的,咱们慢慢来,反倒是你,自从我回月神族以来,就没见你好生休息过,你要不先去睡一会儿?这样折磨自己,只会让你的思绪更乱。”

感受着头顶慢慢传来的温热气息,欧阳祇心跳漏了一拍,“我……我不睡,我陪你去花神族,走吧。”

嘴上如此说着,可他却并未有何动作,依旧坐在原地,静静感受着头上左思思轻柔的动作。

似是为了哄他入睡一般,左思思也没停下,像给小猫梳毛一样顺着他的头发。

“主上!花神主来了!”

门外,大壮的声音打断了屋中安静的氛围。

左思思收回手,“花神主怎么来了?”

她遗憾地看向昏昏欲睡的欧阳祇,“看样子你休息不了了,不过既然花神主到来,咱们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去不了花神族,等应付完花神主,你就去睡一觉,待你休息好了,咱们再继续调查。”

欧阳祇揉了揉双眼,伸了个懒腰道:“好,走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仙尊他体质特殊》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