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程惠整理了一下孩子的襁褓,盖住了她的小脸。

据高老三说这孩子长得跟高远小时候一个模样...

但是她突然反应过来,他们根本没见过高远刚生出来的时候什么模样,看到了也不怕。

那也没必要掀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再说这襁褓现在换成了亚麻布料子的,不厚,就当挡吐沫星子了。

郑曼茹来到程惠跟前,笑得和蔼可亲:“这位小同志,你的裙子真漂亮,是在哪买的?”

阳历4月初,上飞机的时候,程惠穿着棉袄棉裤,但是刚刚要下飞机的时候,她已经在卫生间换上了一身长到脚脖的黑色连衣裙。

上衣是衬衫样式,下面是大摆裙子,中间有条装饰性的宽腰带。

看似普通的设计,穿出来却是一眼惊艳。

特别是郑曼如,身为一个服装设计师,她眼底惊艳更甚。

本来黑色暗沉,是夏天几乎没有女人穿的颜色,没想到会做得这么漂亮!

看料子,似乎就是普通黑色棉布,却穿出了一股高贵优雅又低调的味道。

她承认程惠的容貌和身材给这条裙子加分了,但是依然不能掩盖这是一款很好的设计的事实。

程惠笑了,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了。

差点忘了郑曼茹是京城一家服装厂的设计师。

而是是个“天才”设计师,那个服装厂每年有一半的设计都是出自她手。

但是程惠却知道,郑曼茹的所有设计,几乎都是抄袭来的。

当然现在不叫抄袭,叫仿制。

她每年都要来几次羊城,参观几个公社办的小服装厂,回去就有大量“灵感”设计衣服了。

也没人跳出来说她抄袭仿制,这在此时都不是事儿,大家都这么干。

现在这是相中她的裙子了。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程惠微微笑,眼里星光闪烁,熠熠生辉。

一瞬间,扫过她的视线顿时都停在了她脸上。

远处有一行刚刚下了飞机的外商同时停住了脚步,有几声“oh,mygod”传出来。

郑曼如的笑却快要维持不住,问你话呢,瞎笑什么?勾引男人?

不会是勾引她老公吧?

余光从齐安国脸上划过,发现他也在看着程惠,目不转睛,郑曼如一下子就黑了脸。

程惠知道自己有点走神儿了,赶紧收回来。

“您说裙子吗?这是我自己做的。”程惠收起笑容道。

但是她冷下脸来,别有一番好看......

郑曼如的视线又在她裙子上划过,什么都没说,拉着齐安国走了!

不就是一条裙子吗,她的眼睛就是尺,已经看会了!

程惠没有在意,看他们跟她擦肩而过,远远听见齐安国小声训斥她:“你刚才那样,太没礼貌了。”

“什么?你竟然向着她说话?你....”郑曼茹没有说下去。

“我不是向着谁,只是就事论事,你去问问题,人家回答了,你冷脸走人,合适吗?”齐安国道。

“你!那我还要谢谢她?谢谢她自己给自己做裙子了?谢谢她裙子做得好看?”郑曼茹道。

“呵,这个还真得谢谢,你知道怎么回事。”齐安国小声道。

程惠没有回头,后面再没声音。

估计郑曼如已经气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