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下来有一会儿了,谭慕妍抱着孩子,一边陪着儿子一边在等郑焞。

小蜻蜓小跑着来,道:“少夫人,公子回来了。”

谭慕妍起身,把孩子交给许氏,她往西厢房快步走。

她这里养着一个几个月的娇儿,只会放干净的人进来,郑焞每次出门回来,都会在西厢房梳洗好,再来正房陪他们母子。

西厢房侧室,若春帛儿带着几个仆人,备水备衣物,准备得差不多了,若春正要给郑焞宽衣,谭慕妍就进来了,郑焞自然挥开了若春的手,向谭慕妍伸手,道:“你们出去吧。”

这一天,阿安不断的把外面收到的消息报给谭慕妍,谭慕妍又派了王金荷姣回娘家照顾父母,外面的情况,她是实时知道的,但是还是急着要听郑焞说。

“我说了,都有我,就等贡院放人,就将涉事的人问罪处死。”

丫鬟们还没有退下来,郑焞急谭慕妍之急,揽着她轻声和她说小话,谭慕妍全神贯注的听,一副心神都在郑焞身上,就没有看见身后的若春给了她一个愤怨的眼神。

怨她这个少夫人的娘家,拿不出手,又这么多事,给公子招来了多大的事。

郑焞为了谭家的中信堂,一天之内把京城京畿翻个底朝天,查上乐陵郡王府,打上醉香居,和元熙帝要公道,得罪了多少人。

谭慕妍自己也有这方面的内疚,道:“我爹还说,他愿意算了,他损失得起。”

郑焞谭慕妍在长云镇的时候,谭定还陷在心血被付之一炬的心疼之中,等睡了一会儿,回过神,脑子清醒一些,能想到这里的厉害关系,就写了几句愿意善了罢休的话,派人快马来交给谭慕妍,谭定没料到郑焞一天就搞定了,让女儿晚上告诉郑焞,他们愿意息事宁人,不愿郑焞难做。

郑焞笑笑道:“岳父愿意算了,我是不能罢休,今日能在城外放火,明日就能在内城烧杀抢掠了。”

杀人放火,严重还在于放火,现实残酷点来说,几个没有身份的平民百姓的死亡,掀不起多大的动静,这天下,每天都有轻贱的人命,不明不白的逝去,多少人命案子也破不了,是放火不能宽纵,水火无情,这是灾祸,会引起百姓的恐慌,需要平息。

郑焞看出谭慕妍的内疚之色了,又道:“这事发生在天水阁身上,我也追查到底。”

人泡在巨大的浴桶里,郑焞还有闲心邀谭慕妍一起共浴。

刚才郑焞让人把水放热一点,就是想着谭慕妍会迫不及待的过来,她紧张一天了,也解解乏。

谭慕妍没这个心情,但是郑焞为了她着想,也为她娘家的事奔波一天了,不想拒接他这点要求,也就下来了,在热水中,偎依着他。

郑焞不是想和谭慕妍做点什么,就是规规矩矩的抱着她,和她说说,为什么最终定在荣麟堂身上。

若中信堂没有扩大的计划,谭定没有北上,唐茂的一船黄花梨,会交给荣麟堂制作,荣麟堂本部就在吴县,在唐茂养老的长洲隔壁,嘴边的生意让中信堂抢了去,就失了颜面。

第四王妃前年来京,说他们胡人要建立一个都城,元熙帝很支持这件事,胡人随草而居,本来居无定所,要找他们干仗还总找不到,他们要定个地方,仿着汉人久居,对朝廷来说也有利,就赞助人工,帮他们建城。

朝廷召集的能工巧匠,大头是江东人。南方多信佛教,北方多信道教,再北的北方,胡人地界,又多信佛教,佛教派别不一样,也是佛门,还是南边的江东人和胡人自己召集的工匠能合作的来。

造房子的,和打家具的,这两批人有紧密联系。

江东人去库库和屯建城,就带了荣麟堂的人,游说第四王妃要打造家具,就交给荣麟堂来打造,为此,荣麟堂很巴结第四王妃,知道第四王妃好男色,江南多美女,也多美男,送了两个俊美的男子给第四王妃睡,第四王妃人是睡了,生意给中信堂做,没给荣麟堂做,这……荣麟堂又一次大大的失了颜面。

再发生了谭慕妍和忠勤伯府的龃龉,中信堂和天水阁不能共荣,中信堂要扩大作坊,谭家的长子要参加会试,当此之际,是最好的时机,荣麟堂要敲中信堂一击闷棍。

荣麟堂想不到的是,郑焞这个女婿,能对岳家做到如此。

郑焞就是这样,最合格的女婿了。

婚姻,两姓之合。

郑焞要娶谭慕妍,就要接纳她的一整个家。

在映珠村的时候,前期他不能和谭慕妍见面,就是跟在谭定身边,了解她的家庭,特别是谭定说,他的一生要与家具木器为伴,这个行业,他就了解得透透的,从原料工艺到市场上的对手,郑焞都知道,事一出,就派出人马盯着京城里的各大家具木器作坊,这是头一批怀疑对象。

出动所有人手,一天之内,就把事情查清楚了,半夜来杀人放火的人,也抓到一个,并且,不惜一切代价要凶手正法。

荣麟堂是凶手,这没有冤枉他,谭慕妍是清楚了,那郑焞一定要这份公道,会不会得罪元熙帝?

谭慕妍的第二问,比深究荣麟堂还来得紧张。

郑焞抚着谭慕妍紧绷的后背,与她好好说。

他们赵家,郑家,邓家,邱家这些人家,祖籍都是山东鲁地,赵家就在与江东交界的边上,五十几年前,山河涂炭,胡人的骑兵南下,流民南窜,江东那个地方,平原地带,浙江是山地,还可以依据地形,抵抗起来,江东一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它在前朝的时候就是最富裕的地方了,流民也好,胡人也好,很快就能把江东打个对穿,偏偏风云变化之际,江东没有鲁地那么能的一班将才,就出了钱财物力,支持了赵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扶光入沧海》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