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大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知府冷汗欲滴。

院外他的小儿子又开始哭喊起来,仆人拦也拦不住,跌跌撞撞地跑进来,道:“我的狗呢?我的狗呢?爹!”他也不看剩下的人,直接把满手的泥土统统抹在知府的袍角,开始撒泼打滚。

赫连揭略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一边是一干贵人们等着他要一个“交代”,另一边是哭闹不休的孩子,知府的头都要大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刻,外门被推开,雨气像是海浪涌进来,噼里啪啦打在了门槛内。外边的雨,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大。知府家的宅第地势高,尚且能蔓延到外的第一级台阶,外边的农田,不知已经被淹没了多少。

后边的随从抖了抖伞,纵使有伞,雨也还是打湿了衣袍,沈长序鬓发,陈达的胡须上都沾着雨丝。

“殿下,河堤太矮,已经被冲毁了不少。大水快淹过农田了。”陈达顾不上抖落身上的水,“连接阅水和青州呈花江的那段水系,河堤没有修完,昨夜的人手一走就被冲毁了,沈公子说,不若改道,先将阅水往余枝县引。”

“不是说新征的人走了么?旧的也走了?”盛淮安指节叩在太师椅扶手上,重重一响,道,“死小孩再吵,我就把你皮给给剥了。”

她话语森森,似乎下一刻就能提着小孩的后脖颈,从头开始把皮给剥了。知府那个八九岁的小儿子像看到了什么女阎□□嚎似的哭声猛然一止,被吓出了真的眼泪,不顾外边的雨,穿过连廊跑走了。

知府道:“大人,我……”

他脸上皱纹垂下来,变成一副“苦相”。昨天和谢青松呛声的言官替他说道:“公主殿下有所不知,我们大人比较喜欢预言。”

“为了给各位大人留点好印象……我们本该是明日集结新的人手,但知府说前日就已经集结……”书记支支吾吾,“所以说,其实人手尚未集结,在前几日,就四散跑了……”

谢青松又要开始疾厉斥责,陈达瞥了他一眼,道:“谢侍郎,我知道你急你夫人的生意,但是你先别急。当务之急,应当是稳下局面,继续招募人来开凿运河,今年雨水太多了,至少要赶在夏季暴雨之前,结束掉这一河段。”

陈达语气徐缓,但咬字及其重,像是在私塾里教稚童读书的老先生,拖长了音,问知府:“青州有匪患,为何先前不说?”

知府擦了擦额上的泪珠,旁边的人又替他道:“大人,青州商贩往来多,匪患就像是野草,生生不息。干的也不过就是拦路打劫,像商队要点银两,我们知府每一季,都会替过路人把银两给交上,也算是相安无事。青州多年未有战事,本来就没有多少兵,也不能打,不如花点银钱过去了。”

知府在一旁点头。

竟然会有官府给土匪送钱?谢青松刚张嘴,就被盛淮安给堵了回去:“你看朝廷有多少兵?不会是怪我前三年没有从辽东飞回来杀完匪寇再飞回去吧?这不是得问你们吗?满朝武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州部的治安?”

谢青松狼狈地把质问咽下,干巴巴地问:“眼下该如何是好?”

“有人让我活动筋骨还不好么?”盛淮安扭扭手腕,站了起来,道,“接下来是要往余枝县走对吧?过去一并除了就是。既然都丢了父母妻儿去当什么土匪,那就不算青州的良民了,杀就杀了吧。我赶趟。”

她急着到常州去调查沈长序的身世,还得再重新回到辽东,核验赫连揭说的话是真是假。

先杀了王宏,又扬言要剥了小孩的皮,现在说“杀就杀了吧”,不愧是大周闻名的女阎王,众人看着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汗毛竖起。盛淮安道:“看我干嘛?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啊。”

管他匪窝里挂的旗是“新周”还是“旧周”,究竟是不是有心人的图谋,在盛淮安看来“一力降百会”,直接把闹事之人肃清,谜底自然而然是水落石出。最怕的就是来得太晚了,什么阴谋诡计在人死之后都结了尾,追查起来才劳心费力,比如她的师父。

“我来的时候也稍稍打听了一下,听到些有意思的话。”

沈长序已经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襴衫,穿了件交领白袍出来,他一直都听盛淮安的话,挑各种白色的衣服穿。他解开了头发,拿布巾擦自己被打湿的发尾,双耳上的红耳钉衬得他面如冠玉。但在谢青松眼里,君子正衣冠,沈长序行为何等轻浮放荡!

光风霁月的沈太常卿为了讨好永宁公主这个女阎王,花费了不少力气。谢青松看向沈长序的眼里多了分对他“痛失君子风骨”的惋惜。

“说余枝县的匪头子给自己还封了个‘王’来当,”沈长序道。

“叫米王,说跟着他混的人都能有米有肉,而且——”沈长序停顿了一下,“比平王还要厉害一笔。”

“把上边一横给去掉,是已经知道脑袋被我端走了?”盛淮安起身,道,“管他米王还是粮王,等过几天雨势小了,直接杀掉就行。”

等人都散去,盛淮安对一直没有出声的赫连揭道:“狗你拐到哪里去了?还不赶紧还给那个死小孩。”

沈长序看到比他还高了半个头,手长腿长的赫连揭,眸色微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