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不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吃完面,两人安顿好大大白一起上楼,谢屿推开了三楼某个房间的门,看着站在一旁的林南枝,“那……早点儿休息?”

林南枝如今耳朵还是红红的,她低低的嗯了一声,“你也是。”

林南枝说完,接过谢屿手里的行李箱,侧身进了房间里。

谢屿见林南枝关上了房门,悄悄松了一口气。就好像门关上了,也把他心里时不时往上冒的念头切断了似的。

谢屿转身进了林南枝隔壁的房间,第一件事便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口喝了起来。一杯水见底,终于觉得自己脑子清醒了些。

他半躺在床上,刷起了朋友圈转移视线。

没过一会儿,隔壁房间潺潺的流水声充斥在了谢屿耳朵里。他撑着胳膊坐了起来,迷惑地眯起眼,之前怎么没发现这房子隔音这么差?

流水声断断续续,林南枝此刻正在隔壁的房间里洗澡。谢屿似乎闭上眼睛就能想象林南枝如今在洗澡间的动作。

平日里,林南枝对他毫无设防,他的所有感官都会在不经意间感受到林南枝的娇柔与美好。那些触碰过的地方似乎忽然开始烫了起来,灼烧着他。喉咙似乎变得更加干涩。

他站起身,又灌了一杯水。

好在没过多久,隔壁卫生间的流水声终于停了下来,谢屿紧绷着的身躯开始放松。他拿起毛巾,打算进去冲个冷水澡。

只是没到片刻,他房间的门便被敲响了,谢屿大步上前打开了房门。

林南枝站在门口,穿着绣小绵羊的睡裙,手里拿着浅蓝色的毛巾在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因为刚洗过澡,林南枝的脸色很是红润,像是锦城家里小院盛开的月季花。

她的睡衣没有一点问题,什么地方的肉都没露一点儿。

“怎……怎么了?”谢屿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厉害。

“房间里没有吹风机。”林南枝有些不好意思,声音怯怯的,小鹿似的看着谢屿,“你知道哪里有吗?我想吹一下头发。”

“我房间里就有,我给你拿。”谢屿转身进房间拿东西。

林南枝站在门口,往前看一眼便瞧见了谢屿房间的书柜,柜子上放着的,似乎是他们两个人的合照。“我可以进来看看吗?”

林南枝穿着棉拖小步地跟着谢屿进了屋里,看着谢屿房间四周的陈设。

林南枝如今对谢屿可谓是毫不设防,他平日里总是高兴的,只是如今却很是头疼。不知道是不是早些时候在医院里一起住了半个月让林南枝对他很放心。

只是,那是在医院里,如今可不是。

谢屿迅速打开柜子拿出吹风机来递给林南枝,“吹风机在这儿……”

“好。”林南枝应了一声却没打算接,目光落在谢屿书柜上方的玻璃罐上,里面的红玫瑰还是那么鲜艳。而红玫瑰的旁边,有他们在月亮谷的合照。

林南枝刚洗了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似有若无。谢屿似乎发作的更厉害了,浑身都烫的过分,他在书柜旁的椅子上坐下,握着吹风机的手紧了紧。

“南南……”声音更哑了。

“嗯?你嗓子怎么啦?”林南枝转过头来看谢屿。

谢屿如今是坐着,林南枝却是站着。林南枝为了看清谢屿的脸色,微微低头看她,小绵羊的领口露出一条缝来,露出两抹雪白。

谢屿此刻脸又红又烫,解释道,“我……”

“发烧了吗?”林南枝伸出手摸了摸谢屿的额头,冰凉的触感在谢屿的额头绽开来,有种难以描绘的爽,激起皮肤一阵阵战栗。

“好像是有点儿烫,忽然感冒了吗?”林南枝蹙着眉自言自语,“我下楼给你买个药回来吃吃?”

“不用。”谢屿抬眸看着林南枝,又闭了闭眼,“我这个病,亲亲就能好。”

谢屿总是爱耍流氓。林南枝脸上又弥漫起了红晕,可她却没有退缩,凑近些在谢屿的脸上落下一个温热的吻。

谢屿回神,便对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水汪汪的,美的像是月亮谷河畔的湖水。

“好了,我先走啦。”林南枝接过谢屿手里的吹风机便要往外走,“要是还不舒服就跟我说哦。”

谢屿坐在椅子上,被林南枝亲过的左脸似乎更热了,理智逐渐被消磨。整个房间里,只有林南枝身上凉凉的,能让他短暂的降温。

林南枝才走出去半步,便被谢屿拉了回来,双脚离地,坐在了他的腿上。林南枝重心不稳,半个身子都靠着谢屿。

谢屿伸手抱着林南枝,比从前还要紧,似乎想把她嵌进身体一般。温热的呼吸落在林南枝的脖颈,让林南枝觉得痒。

“别闹了~”林南枝娇笑着想站起身,手往后扶,却扶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呀——”林南枝意识过来,脸色羞的通红,弹跳似的逃开了谢屿的怀抱。她看着谢屿红润的脸颊,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吞吞吐吐道,“你要不,去洗个澡?”

没等林南枝说完,谢屿已经站了起来,他抱着林南枝,将人抵在了墙上便开始亲吻。

欲望好像怎么也填不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