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眼大熊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头顶传来巨响,铁棒擦着刘贵枝的头顶划过,将她身后大殿的窗户捅了个稀烂,木头像纸做的一般,断得干脆。不难想象,如果那如果是刘贵枝的脑袋的话,她的下场会有多惨烈。

从方才到现在已有两个回合,钟匠始终一言不发,但从他的表现不难看出,他八成是听到那些话了,而这也恰恰证明,刘贵枝说中了。

手里没有武器,刘贵枝根本挡不下钟匠的棍子,好在对方瞄准的是她,左右一套连招全朝着自己而来,瞎子站在一旁,始终很安全,这却令她十分疑惑——明明那如山铁证罗汉鞋正被瞎子揣在怀里,对方何故坚持对着她攻击?

心中疑惑很快被当头而来的铁棒打散。

刘贵枝尝试回想从前的武功,上辈子在练兵场,这样的铁棍,她一下午能夺下十个。可现在,她这具被雷劈过的神不神鬼不鬼的身体,做动作慢得像蜗牛,棍子从东来,她手还在西,棍子从西来,她手还在东。最要命的是,她根本没力气。

她一路闪躲逃到大殿之中,依靠立柱躲藏,钟匠便拎着铁棍将柱子打成了一嘴狗牙,不给刘贵枝一点闪身的机会。

一旁跟着她的马面急得大叫,一巴掌拍醒打瞌睡的牛头,迎着铁棒冲了上去,却眼铮铮看着铁棒和钟匠一道从自己身体里穿了过去,朝着刘贵枝脑袋而去。

刘贵枝见状连忙翻身攀上一旁的大佛,两手紧紧抱住大佛的脖子,整个人都躲在大佛牢固的金身之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狼狈大喊道,“你这样杀了我,见到尸体,衙门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会一直追查下去的!”

佛身之前,钟匠眼中反出金黄色的光,若有似如十分诡异,就这半晌的功夫,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蹲在地上缓了许久,却摇了摇头,语出惊人:“我尽量不杀你就是了。”

刘贵枝一愣,还未来得及理解这话中的意思,就见钟匠从地上站起身,单手立掌,对着大佛一鞠躬,腰还没直起来,随即就抡起了铁棒。

大佛空心,一身脆皮。从被铁棒击中第一下开始,裂痕便顺着佛手的纹路蔓延开来,传到刘贵枝脚下,只用了一须臾的功夫。

刘贵枝脚下一滑,很快便从佛头上摔了下来。

钟匠乘胜追击,语气是在谈判,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减,对着地上的刘贵枝便是狠狠一棒,抡出一阵风,“我有办法让你替我保守秘密!你只要什么都不说出去,就还能活!”

“什么办法?!”刘贵枝翻身而起,又是听得一愣。与此同时,“叮里咣啷”,头顶柱子又裂了个大口子,眼见着这座大殿就要因为失去支撑而倒塌了,她连滚带爬跌下石阶,连忙向着草丛跑去。

“你想!”钟匠毫不客气,瘦削的身影,抡起长棍的同时好像也要被棍子抡出去,可即便那样,也没有一棍失过准头,可见他此刻使出了多大的力气。

“你想!”见刘贵枝转身向院中跑去,他提脚跟上,又喊了一遍,“能让我相信你不会把我的秘密说出去的方法,你自己想!”

刘贵枝崩溃,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怪的敌人,不提条件,全靠对方揣度心思,“我自己怎么想啊!?”

钟匠气力本就不足,说话的同时又要打人,变得更加惜字如金,只道一句:“你的秘密!”

短短四个字,刘贵枝心中却闪过无数想法——“你的秘密”——他这是想让自己说一个秘密?

与此同时,殿中眼见刘贵枝钟匠一前一后从自己眼前跑过的瞎子,几次想要拦住钟匠都没成功,再来不急犹豫,他还是从怀里掏出了那只罗汉鞋,朝着钟匠提棍而去的背影大喊,“鞋给你!”

他脱手,将罗汉鞋扔到了地上,兀自向后退了五步之远。

钟匠停下脚步,侧目看了过来,然而犹豫片刻,他却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一转身,依旧朝着刘贵枝逃跑的方向追去,嘴里也依旧只有那四个字,“你的秘密!”

刘贵枝掩在草丛,看到这一幕震惊不已,头顶牛头清醒后终于飘来,摩拳擦掌已经等不及催促,“姑娘!放我出来!快点火!我来收拾他!”

点火——刘贵枝一只手的确已经按在了腰间的火折子上,只要她此刻吹亮这根火折子,将手里的纸活烧着,牛头马面的手便可碰到钟匠。可……她下意识看向身后正在搬石头准备砸钟匠的瞎子……

看到这一幕,她忽略了牛头的声音,反是对草丛中逐渐靠近自己的钟匠大喊道:“你不能……你就不能跑吗?”

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有些理解方才瞎子的话,抓捕犯人当该是衙门的事儿,她当该将这一切都抛诸脑后,想想自己的生死。钟匠无非是发现杀害能通一事已然暴露,意图杀人灭口,猜到这里,刘贵枝连忙向他提出更优厚的条件:“我向你保证,等你出了城门再向衙门说出真相,出了城门,他们或许就不会抓你了!你跑就是了!”

“你放过我!我现在就让你离开!”她用近乎祈求的语气喊道,接着便头朝地,向前一滚,狠狠摔在地上,扭了脖子。

钟匠一个跨步,跳进草丛,用棍子拨开草,指着刘贵枝的鼻头,眼中虽有动摇闪过,开口却毫无意外。

“你、的、秘、密!”

刘贵枝绝望。钟匠就好像一只听不懂人话的饿狼——瘦得如干柴,饿到只剩拼命活下去的力量,却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吃刘贵枝的秘密。可他,到底想听什么秘密啊?

她又能有什么秘密可说?

她的秘密说了,大伙儿都活不成。

“我……”她还在犹豫。

然而就在这走神的一刹那,铁棒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头顶,她那本就不结实的脑袋,轻松被锤出了个大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