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虐文男配重生后(穿书)》最新章节。

这是各回各家的第二天,也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云家和叶家的准姻亲。按照当地习俗,准姻亲之间逢年过节都要互相走动的。

崔氏一早就准备好两只鸡和一袋子新米,让叶栩生给云家送去。

叶栩生挺开心可以见到他的小精怪。

可他还没走到云疏雨家,就听到村民议论,说是云家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有好多官兵在她家。

叶栩生不明状况,飞快地跑到云疏雨家。他看到她家院子外站了两队杀气腾腾的官兵,院子内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

官兵的杀气太重,村民不敢凑近了看,只在远处指指点点。

叶栩生大胆地朝云家走,却被两名官兵拦住了去路。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官兵好像守城卫兵那般例行盘问,叶栩生却没答,对着院子朗声道:“云伯父,云伯母在家吗?”

话音刚落,云疏雨就从屋里子跑出来,开开心心地拉着叶栩生的手腕,说道:“生生,你来得正好。”

“发生什么事了?”

“你进来再说。”

云疏雨无视掉官兵的阻拦,拉着叶栩生就走。

叶栩生在云疏雨的牵引下进到堂屋,一眼就看到坐在主位上的宁远泽,还有坐在右手第一个位置上的叶玲琅。

主位应该是主人家坐的才对。宁世子虽然身份高贵,但来者是客,哪有直接坐人家主位上的道理?还有叶玲琅是怎么回事?

云昀站在堂屋中间,见到叶栩生来了,阴沉的脸色显得更沉了。“一大早的,你来做什么?我们两家只是定了亲,又不是已经结了亲。”

云疏雨有点摸不着头脑,叶栩生却秒懂云昀刻意拉开关系,是想维护他。

“爹,你在说什么呢?生生哪里惹到你了?”

云昀吼道:“你闭嘴。出去逛个镇子都能招蜂引蝶,哪里像个好女孩?以后就在家里禁足,不准出门了。”

什么蜂谁是蝶?云疏雨可能听不出来,但叶栩生懂。

叶栩生放下手里的两只鸡和一袋子米,拉了拉云疏雨的袖子,说道:“伯父是担心你,你先别说话。”

两只鸡好像在附和叶栩生,“咯咯咯”地叫了几声。

叶栩生道:“伯父,今日中秋,疏疏前几日带我去县里买了许多东西。我娘骂我不懂事,所以让我来赔礼。”

云昀冷着脸道:“赔礼送到了,你回去吧。”

这就很尴尬了。叶栩生摸了摸鼻尖,对坐上的宁远泽拱手一礼,道:“宁公子,好巧啊。一日不见,宁公子好似变了个人一样。”

“生生,他是你情敌啊,他来挖你墙角的,你这么客气做什么?”云疏雨做出说悄悄话的动作,但声音一点也不低。

云昀怒道:“女儿家家的口没遮拦,现在就回去房间,不许出来。”

云疏雨一脸懵逼。

宁远泽的嘴角在抽搐。

叶栩生在笑,温文尔雅,安抚道:“伯父,疏疏只是不谙世事,天真烂漫。而且,宁公子龙章凤姿,将来的妻子必定是能与其地位相配的名门贵女,怎可能对乡下的,还是别人家的未婚妻有念头呢?”

宁远泽眉梢微挑,说道:“叶公子此言差矣。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云姑娘曾于危难之中救人无数,此等奇女子,有百家求又有何不可?”

叶栩生道:“宁公子,克己复礼为仁,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宁远泽嗤笑一声,说道:“宁远侯府武将立身,靠着人头拿下的爵位,杀人如麻,岂会在乎仁不仁?而且,君子不君子,不都是任由胜者书写吗?”

云疏雨听得云里雾里。她是学过几句文言文的,但小学没毕业的水准,高难度的听不懂。

叶栩生看了一眼叶玲琅,笑道:“那救命之恩又当如何回报呢?”

宁远泽满不在乎地说道:“那要看对方要什么。”

“要你的正妻之位呢?”

宁远泽看了一眼叶玲琅,毫无感情地说道:“看她的地位配不配得上。”

“宁公子不是说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

“叶玲琅,你是英雄吗?”宁远泽直接问。

一直含着泪包的叶玲琅挤出两滴泪,柔柔道:“玲琅只是普通女子,自然比不得云姑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中文网】地址:dd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