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林芩照旧早起,只是不用像之前一样着急忙慌的赶着去县里。

晚一个小时出门还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林芩把该做的家务都料理完,离计划出门的时间都还差十多分钟,而这时程悦早已出门上学了。

这还是林芩摆摊以来的头一次。当然,这不包括下雨没出摊的少数几天。

林芩觉得这十多分钟有些浪费,倒是完全可以用来多准备一些豆腐。

之前每日只准备五斤油豆腐就是因为早上炸豆腐的时间不太够,现在早上倒是多出许多时间了,刚好可以用来多炸点豆腐。

虽说这样肯定会更累一些,但是想想每天都能多挣点钱,能早些把债还完,倒也值得。

林芩打定主意,也不磨蹭,赶紧又去多泡了一小碗豆子。

等做完这些,时间就差不多了,林芩背上背篓推车出门。

许是因为晚了一个小时的缘故,林芩从出门到村口一路倒是碰到了不少人。不过,林芩觉得应该不止是这个原因,更有可能是村里人特意在这个时间出门看她。

这倒不是林芩自作多情,主要是因为一路上遇到的村民真是十个里面就有八个人在拿眼睛偷瞄她。偏偏做的还特明显,一眼就能看透。

林芩在心里感叹,就他们村的人真是没一个人能做演员,这演技真是最多只值三毛钱!

哦不!应该是最多三分钱,这年头三毛钱还值钱的。

林芩虽然在心里吐槽,但面上丝毫不显,表现得十分自然。

林芩觉得重生一次真是挺好的,至少,因为自己了解未来的发展,昨天才能说出那番话,进而唬住了村里人。

不然,肯定有的闹。

她还记得上一世村里第一个出去摆摊的人,可是被骂的狗血淋头。

要知道那人摆摊的时间可比她还要晚个一年左右,村书记张富贵当时直接放话说,不准他再继续做。而且毫不夸张的说,村里的唾沫星子也是差点淹死了他。

她当年虽没跟着说闲话,但心里也是不太能理解的。

现在,倒是好了。因为昨天的一番话,倒是没人敢对她做类似的事。最多就是像现在这样,偷偷瞅她。

不过,林芩昨天的话虽说有扣了大帽子的嫌疑,但确实也是真的,完全符合时代发展。

*

林芩今天晚到了一个小时,但是卖完油豆腐的时间跟平时差不了太多,也是不到下午一点。等回到家也才不到两点。

没想到刚到家,李翠云就找过来了,简直跟昨天的速度有得一拼。

不过神情倒是比昨天好很多,不再是一副惊慌慌的模样。只是脸上略带为难的看向林芩,“你咋今天也还去了啊?”

“啊?”林芩诧异,她也没说过今天不去啊!

“我以为你就算要去也得缓两天……免得村里闲话多。”

“歇两天闲话才更多呢,到时候再去摆摊说不定说得更难听,而且好不容易生意才起来一点儿。我要过两天再去,这生意还说不准咋样呢,毕竟也才开始二十来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