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郡王府,天忽然暗下来,一阵狂风吹得衣袍猎猎作响,阿菱眯着眼睛抬手避风,勉强赶在雨落下来之前躲到了屋檐下。

谢恒殊走进花厅避雨,吴福全一叠声地吩咐人去煮驱寒的姜茶,阿菱分明瞧见了,他也就袍角落了两滴水痕。花厅里尚且有些闷热,没人想在这时候喝姜汤,阿菱不着痕迹地往门边挪了挪。

曾尧一脸肃容:“周麟定有隐瞒。”

谢恒殊没理会吴福全,直接让人抬冰过来:“他那里丑事太多,怕被我掀了底。”

谢恒殊猜测重芍背后有人指使,但这个人应该不会是周麟。即便周麟真想通过蛊虫控制他,也不可能选这么一个愚蠢短视的人,谢恒殊盯着不远处散发着凉气的小冰山:“派去囚云谷的人还没有消息吗?”

曾尧摇头:“算算日子,应该才刚到广阳。”

外头雨势越来越急,谢恒殊心头烦躁一阵盛过一阵,阿菱仍旧站在门边,侧着脸不知往外看些什么。他不自觉地朝那边看过去,眼中留下一道纤纤侧影,冰块融化带来的凉气悄悄抚平周身的躁意,心也异样地平静下来。

谢恒殊的眸色沉了沉:“拿伞来。”

阿菱身形一动,没想到撑伞这个活居然落到了自己身上,尽管雨势渐缓,她举着那把沉重的竹伞仍旧有些吃力。

谢恒殊在雨中走了一会儿:“你今天看到那堆东西的时候很惊讶,为什么?”

阿菱知道他一定会问起这件事,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准备好答案:“重芍姑娘的遗物里有只香囊是我做好卖到针线铺子里的,不知怎么这么巧被她买回去了,乍一看吓着了。”

五毒纹的香囊她拢共只绣了一只,原本是为了端午做打算,那天在路上被金夫人买了回去。话里真假掺半,当着谢恒殊的面说出来也并不虚心,阿菱对金夫人观感一般,却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害了她。连周二那样的天之骄子,在谢恒殊跟前受辱都只能忍着,金夫人若是被卷进了这件事,恐怕不能善了。

谢恒殊脚步一顿,她只好跟着停下来,因为要将伞举高,阿菱不得不仰起头。风裹挟着雨丝闯进伞底,斜飞的发丝黏在脸颊上,一双乌圆的眼珠转了转,盯着谢恒殊的领口乖巧地沉默下来。

虽然是夏日,顶风冒雨地站在外头的滋味也不太好受,轻薄的衣料吸了水紧贴在身上。阿菱的目光在谢恒殊漂亮的喉结上一闪,觉得自己看哪儿都不太合适,没撑住劲的胳膊一弯,雨水顺着伞骨直灌进谢恒殊的脖子。

阿菱倒抽了一口冷气,她明明白白的听见上面传来一声轻嘶,手里的伞忽然被人夺过去,一只手伸过来慢慢抹掉了她脸上挂着的雨珠。

谢恒殊微微弯腰,低头盯着她的眼睛:“是吗?”

谢恒殊的手指还停留在她的脸颊上,这个姿势迫使她微微仰起头,花瓣般的嘴唇在他视线里一张一合。原本的审视被另一种情绪所代替,阿菱说了什么他全然没有听清,那阵仿佛被蚁虫啃咬的痛痒再度袭上心口。

谢恒殊几乎不受控制地俯下身吻住了阿菱,她的嘴唇带着雨水的潮气和凉意,却又异常地柔软。她像是被吓了一跳,很快开始挣扎,谢恒殊下意识地去压制她,生涩而激烈的吻让身体变得滚烫。

在他灼热不安的呼吸声中,阿菱慢慢反应过来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是因为什么,按在谢恒殊的胸口也渐渐放松了抵抗的力道,换来的却是侵略意味更重的亲吻。

雨势忽急忽缓,这把伞却被谢恒殊撑得很稳,她忽然意识到不远处的廊下还站着吴福全一行人,猛地躲闪起来,含糊不清地道:“殿下!有人。”

谢恒殊眉毛微微一动,总算把人松开了。阿菱轻轻咳嗽两声,红着脸往廊下偷瞄了一眼——一个人也没有。

谢恒殊扯了扯领口,淡声道:“吴福全还不至于那么没有眼色。”

阿菱哑口无言,沉默了一会儿开始讨价还价:“下次您能先跟我说一声吗?”

谢恒殊太阳穴跳了跳,耳根迅速泛上气恼的红晕。被这样瞪了一眼,阿菱心里直打鼓,她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不知过了多久,阿菱才听见一句略带咬牙切齿的“知道了”。

淋了一场雨,两个人回去竟都病了。吴福全整日苦着张脸,谢恒殊打小就很少生病,但只要生病就必定会大病一场。

这一次也不例外。阿菱喝了两天汤药就恢复如初,谢恒殊却断断续续发了几天高热。宫里一天要打发几回人来问情况,吴福全没让阿菱露面,她就一直坐在谢恒殊床边看顾着他。

他嘴唇烧得干裂,又喂不进去水,阿菱就拿湿帕子去轻轻润过他的唇角。谢恒殊睁过几回眼,看到她这样亲昵的举动似乎不大高兴,阿菱假装不明白他赶人的意思,稳稳地坐在床榻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成为王府宠妃》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