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苏闻只能看出季唯洲脸上的笑容,心中不免嗤笑一声。

他原以为季唯洲比起之前,至少没那么怂,胆子大了不少,听到他和江淮雪大闹江家的事情时,倒是勉强能看的过眼。

江家的事他不清楚内情,但光是敢在江老爷子面前闹腾,就足够大胆了。但今日一见,却觉得还是和以前的那个懦弱无能的季唯洲没有任何区别。

周苏闻将车钥匙丢给季唯洲,打量他的视线嘲讽。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

季唯洲接过周苏闻抛过来的车钥匙,按下寻车键前,对周苏闻突然开口:“其实我练过。”

周苏闻不明所以:“练过什么?”

季唯洲没有回答他,躬身抱起酒意上头的江淮雪,莫世成在他身后大声喊道:“季唯洲,你就这么担心大少?”

前夫哥被派到江淮雪身边是江家的授意,这群纨绔紧抓着江淮雪和他不放,估计也是因为江家。

江家难缠,势力遍布,还是江淮雪难以走出的阴影。

他家祠堂我都砸过了,我还怕这些?

季唯洲有些赌气地想。他的任务对象至始至终只有江淮雪一个人,其他人的剧情线与他又没有任何关系,他做什么都不算违规。

“遇到老鼠了,不应该藏好食物,找灭鼠药,然后躲开么?”季唯洲抱着江淮雪,头也不回。

莫世成在他的身后气到跳脚,还有些其他的声音也紧跟着他不放,但他什么都听不到了。江淮雪勉强支棱起些许神智,对季唯洲道:“这回真是把命拴你身上了。”

季唯洲按下车钥匙上的寻车键,顺着提示音找去:“那你可以放心了,我还是很熟练的。”

“你……熟练什么?”江淮雪贴着他的耳朵说话,气息温热,“你从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开个普通的车上路,都能扣了一半的分,季唯洲,别开玩笑。”

难为他醉酒还能扯出一大通话来。

季唯洲没去问为什么江淮雪和前夫哥关系那么恶劣,还会知道前夫驾驶证扣分。江淮雪敏感多疑,找人跟踪前夫哥再正常不过。

他甚至能背着江家韬光养晦。

季唯洲什么都没去问,只是简单说道:“就这种简单的事,交给我还是可以放心的,不用紧张。”

江淮雪猛地挺起身子,双手捧着季唯洲的脸,鼻尖抵着他的:“季唯洲,命最重要,别逞强。”

周苏闻准备的车全是改装过的,江淮雪暂时摸不准江家的心思,但很显然要让他们得到教训是板上钉钉的事。

“狗爬……他们也得有胆子看!”

江淮雪语气有些发狠,那双深黑的眼睛染上血丝,从胸腔里涌出的怒意让他的面容阴郁,隐隐约约透出几分癫狂。

“那你呢?”季唯洲单手抱着他,另一只手直接掐住了他的下巴:“那半瓶白酒,你也不怕酒精中毒。”

江淮雪朦胧的视野里,唯一能看见的是那双在夜色里依旧明亮的眼眸。

他这才发觉季唯洲的眼睛是带点棕色的。

难得没带点蠢样。他想。

“我想喝就喝了,你还能拦着我不喝酒?”江淮雪转移话题,生硬地堵住季唯洲的嘴。

季唯洲没有说话,抱着他坐进周苏闻准备好的车里。江淮雪去扯安全带,季唯洲却是先俯身拦在他面前,率先扯出安全带替他扣上。

“没必要担心,”年轻男生的眉眼在车载灯那昏黄的灯光下显出几分少年意气的英俊,他转过头看向江淮雪,脸上没多少笑意:“算不上逞强。”

他的父母实在教了他太多东西,享乐与生存,没有一样是落下的。年少时期就玩过的东西在今天居然还能派上用场。

季唯洲扭过头,看向车窗。周苏闻的车就在他旁边,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还能饶有兴致地抬手挥挥示意。

但他没有在看周苏闻。

车窗之上,是江淮雪的倒影。男人穿着黑色衬衫,额头,眉骨,眼睫,山根,鼻梁,双唇,侧脸流畅的弧度像是藏了隐晦的警告,又像是柄杀人的刀。

他从见到江淮雪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家伙,性格上的刁钻刻薄一一体现在他的行为举止与相貌之上。凌厉阴郁的容貌,从不留情面的话语。

然而在这个时刻,他的第一反应却是去看江淮雪。

季唯洲很难说明这个时候自己去看江淮雪在车窗上的倒影是什么意思,他只是觉得需要让视线有个落脚点,好让莫名其妙沸腾的情绪有所缓和。

色彩鲜明的信号烟猛然挥下,引擎轰鸣犹如巨兽怒吼,改装车冲出重重烟雾,在蜿蜒的山路上咆哮撕咬。季唯洲面容紧绷,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驱车的动作流畅迅速,没有给周苏闻半点机会。江淮雪的视线跟随他,山路曲折,树影幢幢,他似乎能感知到山风从他耳旁颊侧呼啸而过,留下风刃切割的伤痕。

季唯洲紧紧盯着前方,余光见后视镜里周苏闻跟在他身后,像只无法驱散的背后灵,根本甩不开。

“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为什么要奖励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