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考研失败后,我暴富并摆烂》最新章节。

第2天,赵宜人就被贺茗拉到了足浴spa店。

贺茗向前台说了姓名,前台喊来了经理,经理则很热情地将两人引去专门预留的包间。

赵宜人眼下对于这种玩物丧志的场所已经很熟稔,笑着问贺茗:“怎么今天想来捏脚?我还没做过足疗,有点奇怪。”

贺茗神神秘秘地一笑:“不是足疗,是替你猎艳。这家店是李骁开的,这小子专门搞男色经济,他还开了剧本杀、鬼屋、ktv、会所,里面都是一水的帅哥。昨天晚上我让他给我介绍男朋友,要帅的乖的,他就让我上这里来,我可替你把好关了——李骁说店里新来的男大学生,长得好看,人品看着也好之前有富婆要包他,他都不愿意。”

两人正说话间,果然见经理领着两个帅哥进来。

经理先介绍了其中一个发型耳饰都很精细的帅哥,“这是小孙。”

又介绍了另一侧一个眉目更安静的,“这是小蒋,是新来的实习技师。”

贺茗整个人都是看热闹的高兴神态,“实习的给我姐妹。”

小蒋轻轻看了一眼赵宜人。

赵宜人半躺在沙发上,只觉得被对方一眼看得奇奇怪怪。

好像她要做什么坏事一样。

男生的声音很轻柔,“女士,能麻烦您脱一下袜子吗?”

赵宜人哦哦了两声,赶紧脱下袜子,转头看向贺茗,只见贺茗已经在被服务着洗脚,满脸享受。

等到这个男生轻柔地将她的脚浸入水中,赵宜人觉得愈发奇怪了。

也许换一个女生,换一个不好看的异性,都会好得多。

一个帅哥,低敛着眉目地服务,加之他刚刚的轻轻一瞥,居然有点清冷的怨诉,像一个花魁朝着楼下恩客扔了一个不堪受辱又默默承受的眼神。

赵宜人说不清是这个男生刚才那一瞥沾了男女间的绮思,还是她自己心思脏。

一旁的贺茗也和服务的技师说笑起来,竟然逗得技师莞尔一笑,银色的耳钉也闪着细碎的光一晃一晃。

赵宜人想,她回去一定问一问李骁开的是什么店,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专门养了几个妖精吗。

下首蹲着服务的男生突然开口,像是反复斟酌过的,“您是顾客,可以不用紧张,足底放松一点更好。”

贺茗也接话:“是啊,宜人,你紧张就和这位小蒋帅哥说说话,有什么意见提出来啊。”

赵宜人放松了浑身肌肉,“没有意见。”

贺茗看她实在不上道,索性手指噼里啪啦地给她发消息。

——“你说你怎么回事,喜欢乖的,又不敢主动出击。那你碰见贺臻那种主动出击缠死你的响尾蛇,你又不愿意,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赵宜回复道:“李骁开的这家正经不正经啊。”

——“怎么说呢,搞黄肯定不行,但是李骁说店里的员工和顾客处对象也很常见。我告诉李骁我要找男朋友,李骁才介绍的,说你要找,他肯定不介绍。这个男生叫蒋越,在师大读大四,家里穷,人很好,就等着你英雄救美。”

蒋越虽然实习,可是手法似乎不错,有轻有重,柔中有力道,赵宜人慢慢放松下来。

中途还回了几条信息。

贺臻问她在哪,她没好意思说足疗,只说和贺茗一起逛街。

付铭泽发了一句“这几天忙什么呢”,语气也有求和之意。

赵宜人困倦渐起,倚在沙发上小憩。

等到醒了的时候,贺茗和服务她的技师已经走了,而蒋越却一直轻柔地施加力道。

赵宜人猜想是李骁这家店追求高质量,她没睡醒,技师不好撇下她离开。

于是歉意地笑了笑,拢了拢脸上的碎头发,“服务结束了吧?你可以走了,辛苦了。”

蒋越沉默着放下了手里的动作,并没有离开,像是有话想说,有些不善言谈的困窘。

赵宜人不合时宜地想,他虽然不擅长说话,但他的眼睛最会说话。

蒋越抬头看她,眼睛果然是清凌凌的,“昨晚,李总联系我了。我当时和李总说了,我很需要钱——”

说到这里,他眼睛里多了一点悲伤,“可是靠出卖自己来赚钱,不长久,可能会带来别的麻烦。”

赵宜人大概听懂了,可是还是不好确定李骁为人这么生猛。

李骁以为找男人的是贺茗,就这样去替前女友联络自己的员工?

蒋越又轻声说:“我昨晚看到了李总发的朋友圈,看到了您和别人的照片,没想到今天来的也是您。”

见她没有说话,蒋越好像有些不安,又补充道:“对不起,我这个人很无趣,我觉得您可以找到更听话的人。”

赵宜人发现之前自己的感觉一点没错,眼下蒋越是含泪花魁、受辱民女,自己是挟势豪夺的纨绔禽兽。

难怪大家都喜欢强取豪夺。

“李骁昨晚上和你怎么说的?”

蒋越和盘托出:“李总说他的一位女性朋友想找一个听话的男生,他知道我缺钱,所以属意我。也告诉我,她这位朋友很漂亮,性格很仗义,不会亏待我,之后也会好聚好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中文网】地址:dd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