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过于绝美》转载请注明来源:顶点中文网ddzww.com

围猎第二日,秦误去主殿伺候,周证让人带了消息,告知账本和名单到现在都还没追到下落,秦误吩咐下去叫手下人不必继续追查,他下了私命,让周证把他的人带进来,传话的下人领了指令就退下了,老皇帝在榻上呜咽了一口气,似乎喉咙里的沉沙在沙沙作响,听见秦误地脚步声,眼睁开满是褶皱的眼皮,询问秦误:“秦误?”

秦误上前:“陛下,奴才在。”

老皇帝很依赖秦误,直到看见秦误,才松了一口气,眼神一直盯着他,呼吸剧烈,说:“朕,朕听说,张玉伤了腿是吗?”

老皇帝被人瞒了消息,昨夜才知道的,一觉醒来忧思过重,他面露忧虑:“他这伤了腿……该派何人继续找昶儿?”

“陛下,张玉大人抱恙,朝中有的是可用的能才,不必过虑。”

老皇帝叹息一声:“也是。”

老皇帝看着他,绝对信任他,说:“这事,就只能完全交代给你了。”

“朕给你禁军半面兵符,你替朕,好好在这大齐的天涯海角,搜寻昶儿的下落……”

秦误跪下,接过兵符,扣头领旨:“是,陛下。”

秦误面色恭敬地领了旨,极尽恭顺说:“奴才一定翻遍大齐,找到三皇子。”

然而他的指腹却玩味地摸索着粗粝的面,上面的斑痕是历代帝王将军磋磨出来的痕迹,他甚是喜欢。

秦误收了兵符,吩咐宫人伺候老皇帝洗漱,自己守在主殿门口。

老皇帝要换骑装,需要两三个宫人帮忙才能穿上,在内殿里一时半刻脱不开身,秦误还没站直身体,白猫畜生嗅到他的气味,手脚伶俐地扒他衣袍,想要他看一眼它。

秦误嫌这畜生聒噪,抓坏了自己自己衣角的绣文,想要甩开这个出声,随便哪个铃铛打发了,却忽然他听见门口来人,他却又伸出了手将那小畜生抱在了怀里。

他伸手拨了拨白猫的下巴,白猫抬起下巴让他抚摸,慵懒得趴在他的怀里,他也伸手拂过白猫的毛发,如此又是美人与猫儿了。

秦误抱着白猫迎上门前,来人华袍僧衣,气质斐然,净法面容仍旧沉静冷淡,他身边还跟了一个宫女,赫然是微竹。

“殿下安好。”秦误抱着白猫对来人行礼,视线默不作声地看向净法身后的微竹。

微竹仍旧是那身大红衣袍,一夜过去,衣着未改,红衣衬得她雪白可人,只是哭得双眼肿得跟核桃一般大小,清秀的小脸略显憔悴,腿一直在打抖,怯怯地低着头跟在净法身后,迎面一看到秦误站在眼前,她的眼马上就又噙了眼泪。

委屈又可怜。

然而她算是个美人,美人可怜委屈,即是楚楚动人,秦误很满意微竹如此模样。

倘若他是个寻常男子,不是阉人,没长这身皮囊,没有一身魅术,他或许当真也会看上微竹。

不过,她够听话。

秦误抬眼看向净法,净法相比之下就要平淡许多,他性格极为稳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纵是自己破了戒也相较于常人更加冷静,他看着秦误,甚至就连一丝羞恼也没有。

他自然知道一切是秦误故意而为之。

可是又能如何呢?

秦误纵使再作恶,也不及净法贪色而破戒的罪责严重。

虽然秦误只是用了最烈的药和漂亮的宫女,然而破戒的又不是他,秦误有恃无恐。

净法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被秦误逼着面临了两个选择。

要么成为秦误的走狗,始终有个把柄在秦误手里,终身无法挣脱,要么死在北黎佛域的戒律之下,大齐的唾骂背弃之中,永世不得翻身。

秦误漫不经心地抚弄着手里的白猫,询问:“殿下,是前来拜见陛下的吗?”

显然净法妥协了,他要了名利地位,而不是礼法清规,他看向秦误,道:“不是,是找你的。”

“哦?奴才还有什么本身可以教佛王殿下来找奴才?”他问得极轻佻,半笑着。

“我要微竹。净法说话时,目光都未曾变动过,只是僧袍领口处,似乎有几点异样的痂痕,他说:“如你所言,她很伶俐。”

秦误偏头去摸白猫,撩起眼皮看净法,净法在他眼前拨动佛珠,指骨修长,肌理瘦削,赫然一双极为优越的手,只是显然还有昨晚干柴烈火的痕迹。

净法的指缝间尚有一点抓痕,秦误收敛视线,没有去看,说:“微竹好福气,得了殿下的眼缘,若是殿下跟奴才要微竹,可真是折煞奴才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夏昼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