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骨碎肌裂,小腹里一阵阵痉挛地疼痛,她不记得,这期间她晕死过去了多少次。

余光里姜芸瞧见高吉那张侧脸,在半下午灿烂的光影下,那眸子深邃明亮得不像话,无论是鼻尖唇角还是下颌轮廓,都令姜芸心软心颤,不能否认,最初姜芸在迷乱中会把他当做他,可后来便再也没有错当过,相似的皮囊下,却是两颗截然不同的心,他是头淫/兽,日日夜夜折磨着她。

见高吉穿好了衣服走出殿门,姜芸动着灼烧的身子,抻开酸疼的胳膊往被褥下翻,终于摸到一小锦囊急忙扯出来,像是抓到命根子般,拿出一个圆黑的药丸塞到嘴里,生生地往下咽去。

这是她最后的防线。

因太着急那药丸卡到了喉咙里,姜芸使劲往下吞着无济于事,要下榻去找水喝,可根本起不来,一时脸涨红,脸上脉络凸起。

幸得言春见皇帝走了,赶紧进来看,见到此情形跑着过去倒了茶送到姜芸嘴边。

言春捂着被子将她扶坐起来,使劲揉顺她的心口,“怎么又来了,他许久都没这样了。”

姜芸的唇瓣粘黏在了一起一时张不开,只能摇摇头。

言春又去给姜芸倒了杯茶,见姜芸接过后咕咚咕咚喝下,眼泪再也绷不住了。

喉咙里总有异物感,像是那颗药丸仍在里卡着,姜芸清了清嗓子,问言春,“阿满呢?”

“睡醒之后,送到书房读书去了,这孩子乖得很,我见陛下走了赶紧回来看看。”

“今日就不要让阿满过来了,您拦着他点。”

言春长叹了口气,捡起地上被撕烂的衣裙拢在一边儿,又为姜芸找了干净的中衣穿上,终是没忍住说了出来,“这日子怎么过啊。”

姜芸捏着茶杯靠在榻上,头没有力气地歪着,“我现在什么都不奢求了,只希望我们阿满能建康快乐地长大,只要阿满平安无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好歇着,晚上我熬些汤给你补补。”

“别管我了,去看着阿满吧。”姜芸阖了眼,泪水从眼角滑过耳根,落到枕上,湿齑齑的,她瘫软在榻上,昏天黑地地睡起来,却在傍晚时分,被阿瞒小小的一团身体给动腾醒了。

在夜晚昏黄的烛光里,姜芸睁开眼,看到阿满那张玉一样的小脸儿,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阿满的眼睛和陈焘的很像,姜芸一看到儿子便情不自禁笑起来,动了动身子把阿满搂在了怀里,“小乖乖,你什么时候钻到母亲这儿来的?”

阿满抓揉着姜芸的头发梢,撒娇说:“母亲,您睡好久了,起来陪我玩嘛。”

刚出去没多大一会儿的言春走了进来,“阿满,干娘如何叮嘱你的?怎么转眼就忘了,你母亲现在需要休息哦,干娘去带你玩好不好?”

阿满听了直往姜芸怀里钻,两只小手拽着姜芸的衣裳,小声跟姜芸说:“我不,母亲我不。”

姜芸听见了,笑着去揉阿瞒留在这外面的小脑袋尖,“姑姑,没事儿,我好多了,就让阿满在这儿好了。”

言春走后,阿满伸出头,撅嘴奶声奶气地说:“干娘说您身体不舒服,儿子中午的时候还瞧见母亲您好好的,儿子想进来看您,干娘不让,后来儿子,儿子就哭了,干娘这才让我进来,我答应了干娘,不吵醒您,可我没忍住,对不起,母亲。”

姜芸耐心地听完,笑着搂紧他,“醒来就见到你,母亲可高兴了呢,真的,见到阿满啊,母亲的病就好了,来,跟母亲说说,今儿下午你都做了什么?”

“儿子念书,背会了《论语》,又写了两张字……”阿满伸着指头一件件说着,“今日干娘表扬了儿子!”

“我们家阿满真棒,和你爹爹一样厉害。”

“那我明日去给父亲背《论语》!”

姜芸的笑凝固了,“你父亲忙,我们就不要去扰他了。阿满,今晚你跟母亲一起睡好不好?”

“您不是说,儿子现在长大了,得学会自己睡觉。”

“就这一晚,母亲有点难受,你陪陪母亲。”

“哪里难受呀?”阿满挥起小手往姜芸头上摸,小小的指头一动一动的,“我生病难受的时候,也想让父亲和母亲都陪在我身边,母亲也和我一样嘿嘿。”

“是啊,母亲也和你一样。”姜芸亲了亲儿子的额头。

母子俩吃过晚饭后,阿满哄姜芸睡觉,学着平日里姜芸那样,小手在姜芸胳膊上一拍一拍的,嘴里咿咿呀呀地唱着催眠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