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转载请注明来源:顶点中文网ddzww.com

我想起那个白衣翩飞的少年,颀长的身影,他在藏书阁只有我们俩知道的阁楼间,认认真真的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让我等他回来。

他曾经陪我在大晋的后宫,偷偷爬上屋里顶,看着中秋的圆月,祝福我生辰快乐,我到现在心里都时长勾勒着他,低头喃语“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的样子。

可盼了又盼,终于快要盼得他回来了,他却不让我等他了。

只感觉心中像研了一口苦墨一般,怎么都化不开。

自从听说荣妃娘娘答应了他们俩的亲事,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或者说,在这之前更久,我就已经有这个准备。但是,这和陈祎自己托贺老将军求父皇成了他与五姐姐的婚事,于我,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意义。

身旁传来皇后娘娘淡淡的声音,“人世间,最难的莫过于情这一个字,有些人有情人却不能相守,有些人盼了一辈子,却等不来对方一个情。”

我闻言看去,只见一丝落寞闪过皇后娘娘的眼角,她神情虽和往日一般静默,却添了许多不忍的情绪,见我看她,她微微一笑,“欲成大事,必有定气。公主那日保护娴妃的样子,让本宫很是记忆深刻。”

我刚想说什么,皇后轻轻打断道,“公主是何时发现雍翠宫有虞美人的?”

我心里一紧,穆易那张俊逸冷若的面容在我眼前闪过,我缓缓跪在地上,“那日,敏儿中毒,您当着父皇的面,召来了贵妃和敬王,我便猜出,您定然是查到了什么。”

见皇后淡若的面容闪过几许赞赏,我轻声道,“其实刚开始我也没有头绪,但是当看见玉嬷嬷和桂嬷嬷手中的蜜罐和纸包,我便明白了。”

“于是你公主便同本宫一起做局,将这唱戏唱了下来。”皇后娘娘眸光一闪,“宫里皆赞七公主才学过人,本宫看来,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一下子发现云锦纱纸,七公主的才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我没有作声,一声轻叹从头顶传来,皇后娘娘低声道,“你继续说,本宫听听。”

我抿了抿唇,缓声道,“父皇正值壮年,可后宫自皇贵妃生下敬王殿下和庄王殿下后,其他妃嫔皆是公主,而所有怀男嗣的,要么流产,要么难产而亡,而且,自贤王哥哥逝后,事情就越来越蹊跷。”

我看见皇后娘娘眼神怔忪,不由继续道,“父皇不彻查此事,只是每每将宫中传言毒害皇嗣的人都杖毙。儿臣之前也中毒,那毒却是冲着陈韫和陈祎去的,父皇也是一样的,没有细查,只是杖杀了一群宫人。”

“儿臣便明白,父皇之所以不查这事,要么是父皇知道这是谁干的,要么……”我没敢再说。

皇后娘娘替我说完,“要么就是陛下自己做的。”

我抬头看向皇后娘娘,只见她神色正常,“那公主如何断定这毒不是你父皇下的呢?”

“因为,陛下愿意陪您和我将这场戏演完。”

是的,如果这次是陛下要毒杀逸儿,那么父皇就不会容我和皇后娘娘查询此事,也不会将计就计地来雍翠宫,更不会陪我们演戏,让我们将皇贵妃和敬王殿下查出来。

“你父皇忌惮我们陈家,生怕将来的天下由忠义侯府来独掌,所以默许了皇贵妃和敬王殿下当年害死我的珣儿。”皇后娘娘声音平静,多了许多岁月冲斥后的无奈与凄凉,“自古帝王多薄情,我看透一切后,却苦于自己没有一点证据,只能息事宁人,画地为牢,却不想那卢雯愈加不知足,直至你母妃去世,我前去玉轩宫。虞美人那独有的气味,像一记巴掌狠狠地敲在我的脸上。”

一丝痛楚划过皇后娘娘的面容。

虽然知道僭越,但我还是忍不住用手细细握住皇后娘娘的手,让她慢慢平复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皇后娘娘轻声叹道,“公主就没有怀疑过这次本宫也参与毒害逸儿吗?”

“怀疑过。”我没有犹豫轻声回道。

见我这般如实回答,皇后娘娘不由笑了笑。

“但是很快就排除了。皇后娘娘若要毒害,应该毒害我,而不是冲着逸儿来。”

一抹赞赏闪过皇后娘娘的眼底,“那公主就不怕,这次你父皇继续息事宁人吗?”

母后去世时的样子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想到皇陵守孝时,莫名出现在我床底下的通道,以及那个准备暗杀我的黑衣人,我想起小九死去的那个白兔,我心中一凛,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他们不想让着后宫安宁,那我就让他们彻底的安静下来。

我轻轻道,“不会的,因为他们超出父皇容许的范围。”

我握着皇后娘娘的手被反握住,一股温热慢慢传来,皇后娘娘欣慰道,“我终于明白这大晟的肃王殿下,为何要点名求娶你了,果然将我大晋的一颗宝珠给挖走了。”

我心下一怔,不解道,“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大晟那个所谓的肃王殿下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大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