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中文网d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会馆擂台上。

两个男人赤膊走下来,身上肌肉线条清晰分明,修长健美不分伯仲,只是一个张扬野性,一个温润清绝。

这要放在海边泳池绝对会引人尖叫的程度,可惜这里空空荡荡,台下只有一个观众。

赵肆野拿着两瓶水递上去,不知想起什么扑哧一乐:“你要是再早回来点,说不定能赶上老薄婚礼。当时你在就好了,你都不知道伴娘团给我们难为成啥样,那数学题也就你这种脑子能解!”

殷佳遇拧开瓶盖,抬起眼笑:“一来就挨揍,我敢早来吗?”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忽然扫过来,带着一阵劲风,又在殷佳遇额前不到两寸的位置停下。

“挨揍也是你自找的,怕你待会吃不下饭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在殷佳遇看过去来时,薄意眼尾敛起,挑衅一笑。

殷佳遇看着近在咫尺的拳头,不动声色,倏然后仰半寸,抬手往下一压侧面反扣,顿时两人肩膀抵在一起。

赵肆野看得无语,“这都下台了你俩怎么还打啊?”

他上前抓着胳膊一边把两人拉开,一边对殷佳遇说:“现在老薄可是鹿野的董事,你把他打坏喽回头小心被开除董事会。”

殷佳遇坐在休息椅上,灌口水道:“那我给你注资超过他,是不是选我当董事长?”

赵肆野没开口,倒是薄意看了过去,唇角勾起,继而他也转头看向赵肆野,问:“对于某些意图篡位的乱臣贼子,赵总怎么看?”

“我怎么看?我恨不得你俩多打几次赶紧把对方打死我自己当董事长得了!两个烦人精!”

静默一瞬,下一刻空旷的会馆里回荡起三人的笑声。

薄意躺在椅子上,只感觉这拳打得酣畅淋漓,“你外干中干,我当年一眼就看出来了,但佳遇我是没想到。”

赵肆野只想冷笑:“别提了,那当年跟你俩一个宿舍,一去游泳都是八块腹肌,就我一大块,我都恨不得给自己纹个3d的!”

“不过我学搏击是因为闲得无聊,你学是为了什么?”薄意朝殷佳遇看去,刚才打得那么累,这厮现在还坐得腰身笔直,好像把行端坐正刻在骨子里。

殷佳遇垂眸:“为了保护曾经保护过我的人。”

原本融洽和乐的气氛忽然沉重起来,两人都停下动作朝殷佳遇看,目光犹豫。

沉默几秒,赵肆野抬手怕了拍殷佳遇肩膀:“哎,往事不可追,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相信叔叔阿姨泉下有知肯定也希望你能朝前看。”

殷佳遇刚开始还认真的听,听到后面,眉间倏地一蹙,一下把赵肆野搭在肩膀的手甩下去,“我说的不是我父母。”

薄意和赵肆野都有些诧异。

殷佳遇迟疑片刻,还是没卖关子:“我女朋友。”

女朋友?!

赵肆野惊了,“你啥时候有的女朋友?你丫的到底多少事瞒着我们!”

薄意也意外地看着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