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睁眼时,已是劫后余生。

褚黎回到地面,脚踩着松软沙面的那一刻,竟有一种经历过生死洗礼的恍惚感。

她打量起四周,安全屋已经成了中空层破碎的残件,飞船倒是还好端端的,这俩虽然几乎挨着,但飞船刚好不在黑洞的范围,所以没有被卷落。

出了一趟门,修复飞船的材料没了,差点连小命也丢掉,但褚黎没有想象中的沮丧,她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难,啊呸呸呸,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己总会找到新的出路的。

几乎是踏进飞船的第一秒,伊尼斯的电子音便响了起来。

“你身上的摄像头碎了,我看不到你的情况。”

“你究竟被沙尘暴带去了什么地方?”

“你可以带上那些人的终端,坏掉就换一个,这样我可以随时知道你的情况。”

褚黎沿着通道路走向控制室,伊尼斯絮絮叨叨的声音吵得她有些头疼:“你是什么偷窥狂成精吗?”

“不,我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工智能。既然我被激活了,就要履行我的职责。”

“我掉进了一个大坑里,那里没有任何可以让你操控的电子仪器,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坟墓。如果再来一遍,你还是一样没用。这回要不是我机智,早死八百回了。”

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工智能,褚黎可没有对米兰达那样的好脾气。虽然对方的确在几天前救了她,但由于她无法确认这玩意儿的立场到底是好是坏,她由始至终都带着防备与警惕。

褚黎当然明白自己这样浑身带刺不太好,伊尼斯可以控制飞船上的一切,如果他俩谈不拢而伊尼斯反水,她肯定要遭殃。但她就是控制不住想发疯,整个鬼沙漠仿佛就剩她一个人了,那种要崩不崩的情绪实在是难以抑制。

她必须做点什么转移下注意力。

这么想着的时候,伊尼斯还在努力争取她的谅解:“其实我不是不能控制其它东西,只是有苦衷。”

“说来听听,说得我满意的话可以原谅你。”

“你应该知道星网吧?我跟星网的设计有些相似,不过我是未被公开的技术,所以被激活后需要在特定的情况下隐藏自己,避免被星网追踪。”

“有点意思。”褚黎感兴趣地问道,“比如哪些情况?”

“任何具备联网功能的电子产品,只要联通了电源,我都可以控制,但我只会在断网情况下去入侵,联网状态下我会禁入。一些独立防控系统我也可以入侵,但如果顶层设计写入了星联的战时联通协议,我也会默认禁入。因为一般这些独立系统星网会留下一个后门,偶尔溜达去看看,我还无法做到侵入后不留一丝痕迹。”

“说了半天你还是很废啊。”

“你没理解透我的意思,我不是让你带着那些人的终端吗,这些终端你可以关掉联网功能,他们现在还是开着的,只是因为这片沙漠的特殊电场,信号被屏蔽掉了,所以等同于断网状态。因此你才可以激活我。之前你身上的电子记录仪我可以看到你面对的情况,但无法和你沟通,你带上终端,我就可以知道你遇到的一切,给予你帮助。”

“还是不行,下面是个......”

褚黎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形容那诡异的中空层,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说:“除了我自己,大部分东西进入那个空间就会碎掉。里面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电子仪器,你控制不了。”

“那不如我们换个思路?”

“什么思路?”

“比如,这样——”

伊尼斯的话音落下,褚黎的瞳孔中再次亮起那道神秘的数字程序。

睫毛轻振,空气中仿佛荡开了一层半透明的波纹。周遭的事物还是原模原样,不同的是,每件事物之上都标注了许多文字、数据。

科幻的一幕在褚黎眼前徐徐展开。

她每看向一样新的物品,上面就会立马滚动着详细的物品信息,重量、尺寸、材质、用途,无一不详细。

褚黎像某个刚进入全息游戏的玩家,忍不住一个个查看了起来。

随着她关注度的不同,更确切的说是眼神停留时间,瞳孔注视的力度等等综合因素的不同,这些信息还会发生变化。

譬如会告知她某个盒子的正确打开方式、看向爆裂的真空储物缸会点出来当时发生了什么水平的砸击,甚至连更省力的破坏建议都写的清清楚楚。

褚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似乎得到了一个外挂!

“我在你身体里的机体可以转化生物电,保持正常运行。”

“嘶,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别的机体?”

伊尼斯没有否认:“是的。我的机体被分成了两部分,位于你瞳孔里的是我的分离式端口。分离式端口很小,小到探测机器人在你血管里游一遍都不会检测到,本体则在任何人都不会发现的地方。”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提?”

“因为转化生物电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没有充足能量的情况下,我会不定时进入休眠。并且这么做也会非常消耗你的体能,在生存条件苛刻的情况下,我不主张你贸然使用。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些困了?”

“好像是有点儿......”

褚黎揉了揉眼睛,感到一阵忽如其来的困意,额角眉心都微微发胀。不过她还是强打精神,利用眼前看到的信息,在飞船里转了两圈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她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飞船上可以用来遮挡门的部分统统拆下来,有了充能剪子这道工序并不算很困难。

至于怎么把它们安装上去,伊尼斯也有很专业的建议,通过一些神奇的加热转换,某些看上去很废的材质居然能够变成粘性极强的粘合剂,虽然这种简陋的遮掩防不了异兽,但是花了几天时间一点点把空洞补好以后褚黎还是感到安心了不少。

几天的时间过去,物资肉眼可见地减少。

她在宽敞的控制室里吃着没滋没味的营养剂,喝着有微弱怪味的热水,耳边还有伊尼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搜罗的网络段子,忽然感觉虽然只剩自己一个人,但好像还能坚持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机甲第一她不做人[异种]》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