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顶点中文网】地址:ddzww.com

当我从昏迷中苏醒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身上还盖着暖和的被子。而我的额头上还放着一条毛巾。

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是谁在帮我?

我经常从电视中看到,当人们恢复意识醒来以后总是会习惯性地询问:“这是哪儿?”实际上,只要他们稍微动动脑筋,就会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我可没那么傻。再说我身旁也无人可问。我开始仔细观察起四周的环境来。

尽管窗帘布被拉上了,我看不到窗外的景色,但我判断现在的时间大概率是晚上。因为光线没有从窗帘下方的缝隙透进来。这里也不像是医院,因为这张床看起来很普通。我似乎是在一户人家的卧室里。

正当我继续想要判断这里是哪的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我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却发现走进来的人居然是林夏。

“你醒了?”她走到我床前的凳子上,坐下了。

我突然发现,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到那么的熟悉,在墙壁上铺陈着天蓝色的壁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印着无数红色的小心形图案。书柜上摆放着我所喜欢的书籍。毫无疑问,这里是我曾经住过的房间,也是张久复和林夏的家!

我突然知道了,他们不会放过我的,因为他们的目标就是我!当她走过来试图取下我额头上的毛巾的时候,我粗鲁地推开了她的手。

如果他们真的是陌生人,我会非常感激他们的行为。但他们却不是别人,而是偷走记忆的贼!他们是这一切的元凶!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更好地操纵我,让我在他们的虚伪诱惑面前束手就擒。我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十分的厌恶和憎恨。

“为什么?”我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为什么要窃取我身边人的记忆!你们到底是谁?说啊!”

“你先别激动。你现在发着高烧,你再一激动的话体温会升得更高的。”林夏说,“你从早上一直到昏迷到现在。要是我们不做些什么的话,你会因此而死去的。”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我原来穿着的鞋子就放在床下面。我穿好我的鞋子,还是感觉鼻子有点堵塞,有点头晕没力气。我有点站不稳,整个人像是不倒翁一样有点摇摇晃晃的。林夏看到我这样子就用手扶住了我。我大声对她说道:“别碰我。”我站在她面前,双手叉着腰说,“你怕我会死去?可那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难道你们不知道,偷走他们的的记忆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让一个拥有家庭的孩子失去温暖的家,迫使他们流落街头。这还不够,从此以后,我永远不能与他们相认。即使是我的亲生父母在我面前,我也只能当作不认识他们,对他们撒谎。让一个孩子失去了所有亲人、朋友,失去所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夺走一个人所拥有的一切幸福。你们这么做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这时,张久复也推开了门走了进来,大概是他听到我在房间里大声吵闹的声音了。我怒目圆争着盯着他们两个看。

然后,我直接从床上爬起来,推开了房间的门。毫不犹豫地向外跑了出去。我知道,我多停留在这里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受到诱惑的侵扰,他们看似对我照顾有加,实则只想用物质诱惑束缚我。虽然在这里,我可能不必风餐露宿,不必每天过着艰苦的生活,不必徒步走过漫长的路,也不必在天台过夜。但我绝不会这么做。他们表面上为我提供了最好的东西和最舒适的生活条件,但其实他们只是想用这些东西来困住我。我不想在停留在这里多一分钟。我永远永远不会原谅他们!因为他们夺走了我最重要的东西!

我一走出大门,就径直走向电梯,按下向下的按钮。不一会儿,电梯就来了,我匆忙走了进去。突然,我看到他们两个人追了过来,我立刻按下关门键。最终,电梯门在他们赶来之前顺利关闭了。

我紧紧握着电梯的扶手,镜子里的我喘着粗气。那个小男孩在镜中望着我,苍白的脸色、局促不安的神情以及凌乱的头发,就像一个破碎的玩偶。身上的衣服破旧且脏乱,这个样子,已经不再是我一个月前的样子了。我怀疑,连我自己都不再认识这个我了。

电梯门开了,我夺路而逃。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就算我逃了,他们还会继续抓住我的。而我无家可回。我该继续去流浪吗?我不知道,但至少这一刻,我是自由的。

我刚走下小区的单元门,就听到背后急促的脚步声。为了不被发现,我迅速躲进了一片茂密的树丛,洒金珊瑚和其他植物的叶片遮住了我的身影。高大的树丛围绕在周围,略高于我的身高,营造出一片隐蔽的空间。我坐在那里,由于之前的一番奔跑,我满头大汗。我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奔跑了。我的高烧还没有完全消退,鼻子也不通气。

“他跑哪里去了?”我听到了林夏的声音。从树叶的缝隙中,我窥见到张久复在东张西望地四处搜寻我的踪迹。但显然一无所获。我挑的藏身处还是不错的。

“他已经走远了。”张久复说。

张久复已经走了。可她还是不甘心,还在四处寻找着我。直到最后,她喊出了这样一句令我出乎意料的话来:“我知道你就在旁边,你快出来吧。我知道我做错了一些事情,可是......我......”我不为所动。又过了许久,她像是抽泣了,对我说:“如果我能够做些什么来弥补这一切呢?如果我告诉你,你父母和其他人的记忆是可以被正常恢复的呢?”

当我听到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差点直接蹦了起来。好在我没力气做这些激动的动作了。我又冷静地想了想,她说的是真的吗?还是只是为了哄我出来?但这件事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如果她能够恢复记忆,爸爸妈妈也不会再把我当作陌生人,那我不就又可以回家,过上以前的生活,和大多数人一样,与我的家人在一起。回到我的家!而我一直苦苦追求的,不就是这个吗?

我从藏身处走了出来。现在的我就像个三岁小孩一样。“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可以恢复他们的记忆吗?”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坐在绿化带的边缘石上放声大哭。

我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她,在我心中她一直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她是为了我而哭泣吗?我本想安慰一下她,但却也说不出话来。

我坐在她的旁边。过了一会,她平静了下来。

她终于开口慢悠悠地说道:“但是你必须先跟我回家,到时候我会慢慢跟你说,告诉你应该怎么做才能够恢复你家人和别人的记忆。当然,要寻找回这些记忆的过程是十分艰难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稍有不慎,落入一个陷阱中,你可能就永远都回不来了。我敢肯定大多数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去冒这个险。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去做,我会告诉你怎么去做。”

“好。”我只是生硬的回答她道。根本不敢相信糟糕的日子也可能会有结束的一天。

我和林夏回到了家。张久复看到我跟林夏乖乖的回来了感觉有些诧异,便问道:“他怎么回来了?”林夏刚开始没有回应,然后过了几分钟,她非常冷静地说道,“我告诉他了。”

“你告诉他什么了?”张久复急忙问道。

“你认为他是个独立的人吗?”林夏朝我看了一眼,张久复轻轻地点了下头,“那么我想,我们应该尊重他。他有自由选择的权力,去做或不去做,这完全是他个人的选择。但是他有权力知道与这件事相关的事情。”

“去做什么?”张久复有些紧张地问道。

“我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他了,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我们拿走的记忆应该被送到了我们的世界当中。我不知道这些记忆上面会如何做处理,但它应该会放在记忆库里很长时间。虽然这些记忆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触到的,但是我想,他如果真的到了那里,应该会有办法能够拿回这些记忆存储体。”

“你疯了,你知道你这样做会带来......”张久复没说完这句话。但从他的语气和面部表情可以明显感知他很愤怒,我感觉到这份愤怒中还带着一丝惊慌失措的情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蓝色的蝴蝶》转载请注明来源:顶点中文网dd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