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乾六年,季夏末,太液池的荷花已谢尽,只剩下几株干枯的莲蓬。

立政殿的情况更糟糕,本该在春夏秋盛放的月季也奄奄一息,无论怎么浇水施肥,甚至还埋了块羊肉进去,蔫巴的月季都不见好转。粉红的花瓣一片片凋零,恰如这立政殿的主人一般。

“母后情况如何?”

“娘娘情况一切都好。”

“高妈妈,你瞒不住的。我迟早会知道,你提前说,我才能提前想办法。”

这年谢檀弈五岁,分明是连狗都嫌的年纪,却显得比许多成年人还要沉稳。

高妈妈有些迟疑。

她知晓太子早慧,两岁识字,三岁便能作诗,但也没曾想过,太子竟然这般不像个孩子。那眼神,那神情,已经跟龙座上的帝王亳无差别。

见她久久不答,谢檀弈也不追问,只是淡淡道:“不说算了。要是母后生产出事,我就说是高妈妈在母后喝的安胎药里放了别的东西。五岁的孩子在父皇母后眼里不会撒谎,而且他们失掉新生儿,正好需要一个出气筒。”

“小殿下,你……哎。”高妈妈瞬间吓得满脸惨白,看小太子神色认真,不似玩笑,这才长长叹息道:“之前不告诉小殿下,是怕你年纪太小承受不住。”

“高妈妈还是担心下自己罢。”谢檀弈目光冰冷,似是耐心已到极限。

高妈妈再也不敢把他当孩子看,如实道:“郭太医说皇后腹中胎儿气息不稳,大概率会难产,即使生下来,婴儿可能也活不了多久。即使用最好的安胎药,也不能保证婴儿百分百存活,郭太医让皇后做好心理准备。”

“嗯,孤知道了。”

见谢檀弈脸上表情没怎么变,高妈妈心里莫名发慌,只好又试探性地问:“那小殿下还会不会……”

这时谢檀弈却忽然冲她笑了,“高妈妈这么听话,孤自然是舍不得你受罚。”

母后身体欠佳,若生出的孩子再夭折恐怕会受不小刺激。届时病情加重,他可能在失去一个弟弟或妹妹后又会失去母亲。这是年仅五岁的太子所畏惧的东西。

那日阳光很好,谢檀弈在御花园里碰到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

宫里已经快四年没有孩子出生了,近来宫里怀孕的女人只有两个,所以他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谁。

“你就是父皇新封的沈美人吗?”

来者身着华服,分明是粉雕玉琢的娃娃脸,眉目却生得龙章凤姿。年纪加装扮,方才又称呼皇帝为父皇,身份显露无疑。

沈清鹂很快站起身行礼道:“是的,太子殿下。”

“我能不能摸摸它?”小殿下的目光落在沈清鹂隆起的肚子上。

沈清鹂有些惊喜,宫中人皆知她位份低微,加上这腹中孩子身份敏感,几乎没人会主动来与她交好。

小太子虽看着像个小大人,但到底是个五岁的孩子,单纯善良。

她当即欢喜地捉住太子的小手,按在自己的肚皮上,然后紧张地观察小殿下的神情。

小殿下最开始还是沉默平静的,但很快,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中忽然闪现出一丝光亮,像是被某种东西震撼而露出的惊奇。张了张嘴似乎想说话,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粉色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提在胸口的气终于放松,沈清鹂笑道:“它刚才是踢你了么?”

谢檀弈颔首,收回按在沈美人肚子上的手,只是静静地看,眸中霎时多出几分对生命的敬畏。

一来二去,沈清鹂瞬间喜欢上这个安静懂事的孩子,一时高兴得忘乎所以,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腹中胎儿的事。

“已经六个多月了,算下来跟皇后娘娘是同一产期。”她抚摸着自己的孕肚,露出慈爱的神情。

“六个月?可你明明五个月前才入宫。”

这句话直接把她从天堂拉进地狱。

原来小殿下只是不知道。

抚摸着孕肚的手顿住,她垂着头,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空气凝滞,像是一块化不开的冰。

“父皇还常来看你么?”谢檀弈冷不丁地问,显然对六个月还是五个月并没有太大兴趣。

沈清鹂暂时松口气,“前段日子来得少,最近一段日子都没来过。”

“那他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去看你,就像他已经很久都没来过立政殿。”

“小殿下还想再摸摸它吗?”

谢檀弈点点头。

沈清鹂微微笑着放开抚摸着孕肚的手,小殿下便慢慢走过来,小手轻轻覆上。

咚——一个小拳头轻轻锤了下他的手心。

“是个很健康的妹妹。”谢檀弈嘴角浮现出淡淡地笑意,母后腹中的孩子就从来没这样打过他,甚至感受不到胎动。

“小殿下觉得是妹妹吗?我也觉得像是个女儿。不过她最近越来越闹腾了,等长到两三岁的时候,说不定让人追得满地跑。”见小太子喜欢这个孩子,沈清鹂的话也免不得变多。

谢檀弈只是听着,心里却在规划一件大事。

等郭太医再到立政殿为皇后诊脉时,谢檀弈便提前将他拦住。

“孤希望你能告诉母后,她腹中的孩子很健康。”

郭太医蹙着眉,看上去十分为难,“小殿下,臣身为太夫理应告知实情。虽然前几次诊脉结果都不乐观,但若是这回状况好转,臣一定会实话实说。”

“不管这次情况如何,孤都希望你能告诉母后,她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不仅要告诉母后,还要告知父皇,告知后宫里的所有人。”

“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折娇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