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

屋内只点了一支蜡烛,昏暗的光下,三人的表情阴晴不定。

满江雪率先开口:“无花,你暗中联合你母亲石观音,找我的麻烦,应当对现下的状况有心理准备了吧。”

她声音中夹杂淡淡笑意,话语并不尖锐。

但无花却好像被抽了一鞭子!

他长长地叹息,双掌合十,神情悲悯:“阿弥陀佛,施主聪敏机警,居然将无花的身世挖得清清楚楚,无花实在甘拜下风。”

心眉冷声道:“无花,你当真不可救药!不但破了清规戒律,还与许多无辜女子纠缠,借助诵经祈福之便,行苟且肮脏之事,还有什么话说?!”

无花含笑,温柔如佛子:“心眉师叔知道得这样清楚,想必已经把我的住处掘地三尺,翻个彻底,发现了我的笔记。你瞧着害臊么?你若不害臊,我便也是学你的了。”

心眉勃然大怒,他没有想到,无花居然这样不知羞耻,将种种罪恶丑陋之事,说得文雅动听。

此人不但没有良知,连面子都不要了!

心树按住心眉的臂膀,沉声道:“不要动怒。怒则心不静,心不静则漏洞生,无花正要你动怒,才好瞄准间隙,逃出生天。”

无花颔首微笑:“正是如此。心眉师叔,你一把年纪,怎么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怪不得你武功虽然比心树住持高,却一直屈居他之下。”

心树:“天枫太郎,你已被逐出少林寺,不准再与少林寺扯上关系。”

无花:“主持好生无情,无花一日做和尚,这辈子都是和尚,永永远远不敢忘记少林寺的教养之恩,岂能在口中改换称呼呢?”

满江雪在一边看热闹,心里叹为观止。

无花这张嘴,真是又毒又利,到如此绝境,居然还要以言辞为刃,攻击养育了他数年的师长,寻找可趁之机。

可惜,这样的口舌不留情,在满江雪看来,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你跑得倒是很快,我还以为你会趁机来杀我,都做好了准备,谁知你居然转头就跑,逃得这样果断。”

满江雪笑意盈盈,她起初的计划是叫无花发现她的存在,等无花出手攻击,便将他直接拿下。

为了避免无花在食物中下毒,满江雪还特地叮嘱过心眉,叫他小心。

谁知无花居然胆子这么小!

敢打她的小报告给妈妈,不敢自己上来碰她一根指头。

无花叹息:“小僧也是惜命的,可惜最终还是落入了满檀越的陷阱。谁能逃得过美人计?”

满江雪淡淡道:“你说得好像纤纤故意勾引你,可是遗憾得很,心眉、心树都已看见了你是如何强求‘何小姐’的……这要多亏你一路上走得足够慢,不然哪有我们假扮的时间?”

无花本想多磨蹭些时日,以免太早回到少林寺,与满江雪碰见,却不料正是这样的想法,直接叫他坠入了陷阱。

无花:“纤纤容貌平平,怎及满檀越倾城绝色?若是满檀越脱了衣服扭一扭,别说当场束手就擒,便是立刻死了,小僧也甘之如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