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之前下楼的罗家二儿子拽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上楼了:“不知道钻到哪里了,滚了一身的土。”

小男孩一见到楼上有这么多人,有点害怕,不过在看到自家爷爷招手的时候,立刻颠颠地跑过去,扎进他怀里。

罗老爷子笑呵呵地解释:“这是我小孙子,今年考了全班第一!”

“哟,那可是名牌大学的苗子!”连岩不走心地胡扯。

但罗老爷子很高兴,小男孩受到夸奖也开心,嘴角的笑压都压不下去。

“来,这个给你,当叔叔给你考第一名的奖励。”连岩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饼干。

罗老爷子拍拍小男孩的后背。

小男孩迟疑着走到了连岩的面前,伸出胖胖的小手,他的手不是很干净,能清楚地看到指甲缝里藏着的泥。

小男孩拿到饼干就要缩回他爷爷的身边,连岩却比他的动作更快,一手按住了小孩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夸赞道:“小孩长得真结实。”

随后就放了手,像是个无意的动作,但在简楚他们眼中,这孩子身上还蹭到了老爷子身上的尸水,没什么特别原因,连岩根本不会碰。

大家用眼神询问连岩。

连岩轻轻摇了摇头,大约三四分钟后,他们这个临时拉的群里多了一条连岩发的消息。

【小孩没脉了,但身体还是软的。】

也就是说,这个房子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

到了睡觉的时候,一伙人被安排在两个房间,男生一间女生一间。简楚和聂慕珺还好说,连岩他们是要和洪邹恒和陶子维住在一起的,三人不仅要注意罗老爷子一家人,还要提防两个同事,毕竟陶子维和洪邹恒的状态和那一家子是一样的,他们还没搞清楚原因。

半夜里大家把整个罗家查了一遍,很干净,鬼、怪的影子是一点没见着,那一家人也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没出来。临到天明了,简楚才囫囵着眯了一会儿,却没怎么休息好,饥饿感火烧火燎地折磨她。

睡醒后她第一时间就去翻包,两个面包,三根火腿肠,又吃了五块压缩饼干喝了一袋牛奶,还没觉得饱。但她这一顿快吃了一天的口粮,简楚不得不让自己停下来。

全新的一天,这一家人腐烂的情况比昨天还严重,最小的孩子脸上也多了一种死人才有的青色。

他们一家忙活洗漱做早餐,罗老爷子坐在门口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今天要去查罗家外面的情况,走到门口的时候简楚看到一个人往罗家这边走来,看气色大约是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背着个箩筐,手里拿着一把镰刀,先是诧异地扫过简楚一行人,然后笑呵呵地问罗老爷子:“罗老叔,家里来客人了?”

“他们是考察队,借住我家里。”

这山沟沟里有什么考察的,男人很快没了兴趣,说起了正事:“罗老叔,过两天我小弟结婚,你们来吃饭。”

“好啊!我们一家子都去!真快啊,你小弟都有娃娃喽。”罗老爷子吐出一口烟圈,感慨道。

“大有还年轻,让他再加把劲儿。”男人嘿嘿笑着。

罗老爷子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的皮肉抖了抖,整个样子十分狰狞,嘴里却道:“没那个时间,他们两口子忙着做生意。”

说完,抖抖烟灰,背着手进门了。

“怎么又是结婚又是生娃的?”罗老爷子和那男人说话都带了些口音,吴宣鹏听着有些吃力。

洪邹恒给他解释:“这边风俗有些重男轻女,婚前生孩子的多,不生男孩不结婚。”

简楚和聂慕珺都露出些一言难尽的表情来。

聂慕珺更是有些嘴毒地说道:“怎么,这是新中国成立没通知他们?”

洪邹恒畅想道:“我以后要孩子最好是女孩,小棉袄多好啊!”

“小洪你这么想就对了,我姑娘叫我一声,我心都化了。”提起自己女儿,陶子维脸上露出些思念来。

两人都没注意到其他人异样的神色。

连岩把话题重新拉了回来:“地方有些大,省点时间我们分散着来,大家时刻保持联系。”

又点了简楚:“你跟着慕珺。”

于是整个队伍分成了三拨,除此之外,连岩和陶子维一组,剩下的是周楷,吴宣鹏和洪邹恒,而两个死了但意识仍然活着的同事,并没有深想连岩这次分组的深意。

三组在后山上分开,简楚跟着聂慕珺,时而看看她手里的罗盘,更多的时候是尝试开启天眼,留意周遭的炁息,经过这大半个月时间的练习,她对天眼的掌控也越加熟练,唯一让简楚不太满意的是就是开天眼的时间有些短。

也就在这个时候,简楚后背的地方微微发热,她把背包调到胸前,取出被她塞到里面的笔记本,磨砂质感的封皮上透出些许温度不断地提醒着简楚去翻开它。

简楚偷偷瞥了一眼聂慕珺,见她低着头查看罗盘,并没有注意自己这边,才动作轻缓地翻开了笔记本。

之前空白的纸页上有新的内容浮现了。

但这次和之前不同,不再是文字而直接是图画。图画在简楚翻开后瞬间形成,真实清晰,像是拿相机拍摄的一般,而且这上面的土地和绿植异常熟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对付鬼怪的正确方式》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