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泽清醒时,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被关起来。

偌大的办公室空空荡荡,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整个办公室是相当冷清的风格,只有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色调晦暗。

窗帘被紧紧拉着,似乎并不打算让他知道这到底是哪里。

望月泽眨了眨眼,后知后觉,这好像是琴酒的地盘。

“醒了?”门被豁然推开,琴酒站在门口,神色漠然地打量着他:“你酒量太差,一杯就倒。”

望月泽有点无语地看过去。

……大哥你演都不演了吗!

配合他表演的望月泽表现地十分感激:“……谢谢。”

“头晕吗?”琴酒问道。

他的手自然地搭在腰侧,望月泽知道,那是他惯常藏枪的位置。

琴酒的语气风平浪静,昏暗的室内,望月泽却连他的眼神都看不清。

他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喝酒,除非……

酒里有东西。

望月泽的眼神显出恰到好处的恍惚:“有点。”

琴酒唇角轻挑,在他对面优雅地拉开椅子坐下:“不用紧张,随便聊聊。”

尽管有相当不错的抗药性,但是望月泽还是紧张地先给自己洗了洗脑——

【哇所以我这是定期1v1吗】

【不得不说稍微有点晚啊】

【而且居然是gin亲自来!规格这么高的吗!】

【感恩!一定为酒厂奋斗终生】

琴酒:……

不知道听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琴酒面色冷漠,心情难得复杂。

众所周知,心里话是不会说谎的。

望月泽有点不正常,这个结论之前他就听说过,在他带人回来时,也不是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但是他都给按下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到了初见那天。

望月泽随意地扯掉染血的手套,那张过于漂亮生动的脸上染了血,透着残忍的艷丽。

他就那样漫不经心地走出来,并不意外地看向他手中的枪,微微歪了头:“是你救了我?谢谢。”

望月泽的眼底尚有不经意泄露的茫然空洞,偏偏唇角的笑容肆意张扬。

他说他忘记了一些事,于是琴酒也第一次决定——

捡回来一个人,或者说,捡回来一把属于自己的刀。

只是眼下他亟需确认的,是这柄刀是否还属于自己。

琴酒向后靠了靠,双手交握:“你似乎变了许多。”

他的目光毫无顾忌地打量着望月泽,像是要将他看穿。

望月泽只是垂下眼笑了笑:“是吗?”

“想起什么了吗?”琴酒问道。

望月泽的神色掠过他熟悉的茫然,眼底也有一瞬的空洞,痛楚猛地袭来。

很显然,这句话激活了血液中的药物,它们逼迫着他回想,强求他去伪存真。

他像是被拖拽着回忆,记忆土崩瓦解,又在这里被强制性重组。

不知何时,冷汗已经渗透了衣衫。

望月泽仰起头,修长的脖颈纤细脆弱,他的嗓音随之喑哑:“有……一些。”

琴酒对望月泽的痛楚视若无睹,语气却显得相当有耐心:“比如?”

他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神色淡漠:“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说,我们有很多时间。”

琴酒和他相对而坐,两人的距离不算远,看起来甚至有几分亲密无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顶点中文网【d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酒厂黑月光心声泄露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